•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
  • 正文 42-48完结

    作品:《夜的奴隶

        ☆、四十二 不同的爱

        “什么愿望?什么实现?你在胡说些什么!”蕴炎气愤的说。www.luanhen.com她还是像以前一样,什么都自己担着,什么人都得不到她的信任,不论痛苦还是哀伤,面对他全都是笑笑!如今一切都变了,可是无处申辩的挫败感一点都没变!

        “你现在不是变成人了吗?难道你想一辈子当奴隶?跟着我只能做奴隶,做一辈子的奴隶!”冥叶也激动起来。

        “那你为什么要废除奴隶制?现在国都已经没有奴隶了,我跟着你也会是个人!”

        冥叶差点捶X顿足,她叫道:

        “你这么聪明怎么想不通?你以为人的观念会像法令一样一笔勾销?就算国都不再有‘奴隶’,但是对人来说你们一辈子都是奴隶!人的观念不是一两年可以转变的,你要想活的像个人就必须离开国都!秋决废除奴隶制已经几十年,歧视观念削弱不少,但是与国都关系紧张,不能明目张胆的拱手送出,所以才想到宝夫人。如果被她看中收了会自动升格为男宠,虽然地位低下,但起码是个人,然后就拜托武怀赋从宝夫人那里把你弄走,跟着他当随从也好,助手也好,不过我一直都坚信你超越常人的能力,一定能成为人上人??吹较衷诘哪阄抑沼诜判?,过去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你现在就是一个可以决定未来的自由的人?!?br />
        冥叶一口气说完有点喘,她找了张椅子坐下,按住额头不再看他。

        蕴炎终于想起了自己很久以前说的话——“鄙想要决定未来的自由?!闭饣白约阂丫囊桓啥?,她居然一直放在心上,竭尽全力想要实现它?蕴炎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完全没有感激,反而愈发气愤。

        “自以为是?!彼档囊а狼谐?,“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就随便把我丢来抛去,为了实现你那‘高尚人道’的臆想,就算把我置身黑暗之中也在所不惜。现在又以恩人自居,到头来我只不过是你实现臆想的工具?!?br />
        蕴炎苦笑道:“原来我的好意给你带来这么深的误会,我不求你理解原谅,但是请不要再说这种伤人心的话了?!?br />
        “伤心?我看你G本就不懂什么是伤心。把一个奴隶变成了一个人是成就感;舍弃官爵是逍遥自在;有个不离不弃的情人是幸福。你到底有哪一点是伤心的?伤心是明明就在身边却够不到,一直坚信的东西却被随意破坏,辛苦守护的东西在别人看来连粪土都不如!你明白这种心情吗!”

        “我管不着你怎么想,反正我做的没错!”冥叶觉得蕴炎顽冥不化,生气的吼起来?!爸灰嵌阅愫?,就应该放手,就算你不情愿也无所谓!”

        “既然真的是对我好,就要把我留在身边,一辈子不离开!”

        “做平行线有意思吗?贴的近,看的到,但是永远没有相交!”

        “可是扔了,连看都看不到更加不会有相交!”

        “你怎么变得这么固执,现在不是皆大欢喜吗!”

        “钻牛角尖的是你!用结果论英雄,殊不知过程才是最刻骨铭心的!我不会背叛爱的人,既然爱她就要在一起,就要不离不弃!”

        “爱他就要放手,给他最好的未来!”

        两人越说越不投机,你来我往吼翻天了。张婆婆和季叔都闻声赶来,一直找不到劝架的机会,于是变成站在走廊上偷听的局面。突然,蕴炎大叫一声“不可理喻!”夺门而出。紧接着是冥叶一脚踹翻桌子的巨响。

        争吵结束了,不需要劝架了。张婆婆和季叔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

        “虽然吵的凶,但句句都是在意对方的话?!闭牌牌判∩档?。

        “我看,这位小姐不久之后肯定是这儿的女主人?!奔臼逅?。

        蕴炎跑出去一夜未归,冥叶在床上一直辗转到气消才睡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赶紧起床洗漱吃饭,发现那个家伙还没有回来。不过却来了另一个客人。

        武怀赋是人未到声先到,还没瞄到人影就听到他在喊“冥叶,冥叶,我的小冥叶~~~~”恶心的冥叶起了一层**皮疙瘩。

        “冥叶,你还真被带回来啦!”武怀赋还是顽劣模样,一点没老。

        “武大叔?!壁ひ犊牡慕械?。

        “呵呵,好久没听人这样叫我了,心里真暖和?!蔽浠掣成焓諱M她的头,完全一副问心无愧的长者样子。

        “这里太小太闷,要不要去我那里???”长者没坐稳就露出真面目。

        “只怕进去容易出来难?!?br />
        “小东西,连你武大叔都信不过啦!”武怀赋心情很好,“你看我的任务完成的可不错?”

        冥叶一听马上屈膝行大礼,把武怀赋吓得赶紧拦住。冥叶说:“冥叶诚心感激武大将军?!?br />
        “别别别,该感激的是那小子。他真有福气,能让我们心高气傲的冥叶大美人惦记?!?br />
        冥叶脸红了,武怀赋看着这般娇羞的模样,突然想要使坏。

        “蕴炎呢?他在哪?”武怀赋问。

        “昨天晚上就出去了,一直没回来?!?br />
        “哦——放着这么个美娇娘不管,跑去娉婷楼,真是脑子进水了?!?br />
        “娉婷楼?”冥叶问道,这名字一听就是寻欢作乐的地方。银月居然会去那里?

        武怀赋装出说漏嘴的样子,懊悔的说:“这事真不应该由我来告诉你。那娉婷楼是秋决数一数二的妓院,里面的姑娘德艺双馨。蕴炎他在那里面常年包了一个姑娘,虽然不是花魁但是也是个花旦,晚上没事就会去那里过夜,挣的钱全砸在那姑娘身上了。我怎么劝都不听,这种玩物丧志的爱好,冥叶你要管管?!?br />
        ☆、四十三 现在你是我的

        冥叶面无表情的听着,见他说完,接道:“想必那地方是武大叔您带他去的吧?我只要您教他处事的本事能力,可没说过要教他寻欢作乐的本事。蕴炎若真的玩物丧志也是您的责任?!?br />
        武怀赋眼睛往边上一瞟,不敢看她,讪讪说道:“贵族嘛,寻欢作乐是正常的,你哥哥姐姐玩的更凶。再说蕴炎也不算糟糕,去的次数不多,点的姑娘也不同,只是那个花旦比较特别,叫──”

        话没说完,蕴炎就踏进门了。一看到武怀赋,就调到戒备状态?!拔浯蠼?,您来这里干什麽?”

        “想我了,就过来看看?!壁ひ肚老却鸬?。眼神犀利的扫到蕴炎身上。

        气氛逐渐紧张,武怀赋知道该撤了。站起来:“冥叶说你一晚上没回,我就告诉她你去娉婷楼了,叫她别担心。既然你已经回了,我也该走了?!比会岫在ひ端档溃骸跋麓慰梢ノ夷抢锱?,我会好好款待你的?!彼低昕炊疾豢丛萄滓谎?,快步走了出去。

        蕴炎万万没想到武怀赋居然会把娉婷楼的事说出来,心里惴惴不安,他小心的看着冥叶,发现她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娉婷楼不是武大人说的那样?!痹萄姿档?。

        “你又知道他说的什麽?你又知道我在乎了?”冥叶走到桌边,拿起她刚刚看的书?!叭羰钦嫦不兜墓媚?,就帮她赎身好了,花那麽些银子包养,都能把花魁顺便赎了吧?!?br />
        她盯着书看,却认不清上面的字。X口有些闷,她加紧呼了几口,哪知越发烦闷。心里也有些难受,酸酸的。

        蕴炎沈默的走到她身旁,伸手拉她胳膊,冥叶浑身一震──“不要碰我?!痹萄撞煌?,抓住她的手腕把人拉到X前。冥叶挣扎,嘴里大叫:“放手!不要用碰过别人的手碰我!”

        “你在吃醋吗?”蕴炎凝视着她。

        冥叶愣住,回嘴道:“谁吃醋了?你爱怎样就怎样,不关我事!”

        “那你为什麽哭?”

        咦?冥叶呆了,她一动不动的看着男人,慢慢觉察到有两行温热的Y体不断的从眼睛滑到下巴──真的哭了。。。冥叶赶紧埋下头,想擦去,可是手腕被蕴炎抓的死死的,怎麽也挣脱不了。

        “放开。。?!壁ひ缎∩ㄆ?。

        突然,蕴炎拦腰抱住她,脸贴了过来,在耳边轻声说:“你在嫉妒吗?嫉妒我找别的女人?”

        冥叶缩起脖子,蕴炎吐出的气息吹到耳垂上,脖子上很痒,而且低沈磁X的声音好像要勾去魂一样好听。冥叶怕自己把持不住,就这样鬼使神差的原谅他。蕴炎又凑近了些,嘴唇无意碰到了她的脖子,冥叶轻颤想躲,可是男人已经忍耐不住,吻住了她敏感的脖颈。柔软的嘴唇扫过每一寸肌肤,湿热的舌尖细细挑逗,惹得怀里的人喘息不止。

        蕴炎手臂一紧,把冥叶抱到桌上推倒,压了上去,一条腿不知什麽时候已经挤进她的腿间。

        “银。。。武大人,你要──”冥叶话说到一半被银月用手指按住了唇,他痴迷的看着冥叶,说:“叫我银月,这个名字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用?!?br />
        银月的手伸进冥叶的裙子里,慢慢往上抚弄着腻滑的腿。冥叶不停躲闪──

        “银月,现在白天,而且还是在书房,不要这样!”冥叶慌忙的找理由阻止发情的银月。

        银月的手停下,说:“你说的对,不能在书房里。一路上我忍住没有碰你,就是因为我要在自己的床上爱你?!彼蛋毡疒ひ锻庾?,边走边在她耳边低语,“我会一直做到晚上,你放心好了?!?br />
        “什麽。。。什麽放心!我更不放心了!银月,银月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你以前很听话的?!壁ひ端底潘底庞执丝耷?。

        “以前我是你的,可是现在你是我的。如果你听话的话,我会尽量不弄疼你?!币禄祷狄恍?,“别急着哭,等下有你哭的时候?!?br />
        ☆、四十四 渴求一夜

        俊美的脸上挂着邪笑,冥叶竟然看的痴了,这麽的强硬霸道难道就是银月的本X?

        她好想眼前一黑,用晕迷来逃避即将发生的事??墒巧硖逋蝗煌伦沟舻搅巳崛淼拇驳嫔?,然後一个巨大的黑影压了下来,银月已经趁她走神的时候分开了双腿。

        “银月!你去逛妓院的事我还在生气呢!”

        “终於承认吃醋了?!币抡怊岫嗵煲岳?,笑的最开心的一次。他死死抓住冥叶的纤腰,不让她逃开,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挑拨她的腰带。

        “既然你那麽在乎,就把我的身体清洗干净吧,用你的身体。。。明夜。。?!?br />
        银月的俊脸又压了下来,不由分说亲吻她的唇,双手侵入松开的裙衫,温柔又霸道的抚M这睽违已久的R体。他松开明夜的双唇,慢慢往下滑去,流连於细嫩的脖颈後又一点点亲吻到X前。

        明夜轻声喘息,想要伸手推开男人,可是却被他单手擒住牢牢的固定在头顶。银月忘情的舔吻,突然轻轻一咬,惹的明夜又是一阵娇嗔轻呼。

        银月很享受这个时刻,原本只存在天边的人、不敢妄想的人、无法把控的人终於属於他了?!罢庖豢叹拖褡雒我谎?,明夜,你不会理解我有多麽想得到你?!彼度チ俗约旱囊律?,一直都在错过的两人终於裸裎相对,银月漆黑的眼眸闪着欲望的红光,他肆无忌惮的缠视身下娇美的R体,欲火在体内燃烧,下腹部隐隐作痛。

        明夜惊惧又讶异的看着银月强壮,肌R匀称的身体,当年那个消瘦白净的少年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占有欲极强的英俊男人。明夜脸红的厉害,呼吸急促,洁白无瑕的肌肤在男人注视下浮出诱人的桃色。

        银月舔着嘴唇,Y靡一笑:“明夜,你的身体我也清洗干净,从里到外……”

        这是诱人坠入地狱的靡靡之音,男人的手M到了明夜的私处──

        女人娇羞的拒绝在银月看来就是邀请。他加重力道揉捏着,突然伸出一只手指探了进去。明夜尖叫一声,全身颤抖起来。手指在里面慢慢搅动碰触,明夜的里面柔软有紧实,银月的呼吸越来越沈重,恨不得马上侵犯进去。

        “呀……”明夜忍不住叫出声,腰身不安的扭动,苦苦哀求。

        “可是你……已经湿透了?!币鲁榛厥种?,把粘黏的上面的晶莹的体Y举给明夜看。

        明夜扭过头,闭上眼睛不理会。突然她猛然睁打眼睛──“啊──!”银月毫无征兆的冲进了她的身体。

        明夜没料到银月会这麽的巨大,她摇头呻息,强行进入的痛楚让她留出泪来。

        银月皱起眉头,太过紧实的内壁让他的进入有些困难,他喘着chu气对明夜说:“放松一点,放松一点,要不然你会更疼……”

        被松开的手不停砸在他的身上,银月突然俯下身子溺爱的亲吻着明夜,两只手不停的抚弄着明夜的敏感带。明夜紧绷的身子软了下来,锤砸的手也渐渐攀附在他的肩上,银月知道,她的欲望已被唤醒,於是一个挺身冲进了最深处……

        明夜娇喘连连,承受着银月一次比一次深的冲击。巨大的快感侵蚀掉最後一点意识,她紧紧抱住银月的脖颈,在他背上留下一道道指痕。

        “明夜,看着我,喊我的名字?!币峦榈哪幼潘?,命令道。

        失神的明夜听话的呼唤着他的名字。男人的进攻愈发勇猛,被迫承受的明夜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断续的呻吟。

        银月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激烈──明夜的身体炙热又紧致,非常舒服。他开始嫉妒,嫉妒所有曾经占有她身体的男人,欲火纠缠着妒火窜的更高,男人的动作又加重几分。

        感觉到男人可怕的占有欲,明夜止不住哭了出来,可是她并不知道此时的眼泪只能更加的满足男人的凌辱欲。终於,银月小腹一紧,低吼一声,抱住明夜一起迎向了高潮。

        天渐渐黑了下来,卧室里还在不断传出娇嗔的呻吟。

        “银月,不要了……放过我吧……我,已经……”

        “二十年的份,你要全部还给我?!?br />
        随後又是一阵酥麻的喘息。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好几次到了意识的边缘却被他强行拉回来,明夜已经没有力气,全身瘫软,香汗淋漓,油黑的长发铺散开来,跟透白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显得色情无比。她迷茫的看着银月,艳到滴血的唇瓣发出诱惑人的娇喘。明夜感到体内的男X又在逐渐膨胀、滚烫起来。明夜的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突然眼前一黑,终於晕了过去。

        银月有些内疚,他不应该这般霸道的占有她,不过明夜的身子就像一剂媚药,让人欲罢不能。他看着晕迷过去的明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把她揽进怀里,闻着她身上散开的阵阵清香,下腹处又是一股骚动。

        “冷静,再这样就跟禽兽没两样了?!币赂娼胱约?。

        明夜的身体柔软的好似丝绸,他低头又在脖子印下一个吻痕。窗外,月亮升了上来,银月看着它微微一笑,诵到:

        “月满楼前清华撒,

        夜盈娇娇怀中霸。

        痴心妄想已非时,

        两情厮守万千载。

        明夜,明夜,明夜……”

        他一遍遍轻唤着爱人的名字睡了过去。

        ☆、四十五 温暖的梦境

        梦境不再是虚无的黑色,虽然空旷,但充满温暖。

        一圈水纹荡开,银月眨了眨眼,醒了过来。刚看清晰,就对上一双乌玉晶莹的眼睛──

        “你醒了。。。睡的好麽?”银月问看着自己的明夜。窗外还是黑夜,完全没有点灯的屋子里,居然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真是不可思议。

        明夜马上低头要躲,可是已经清醒的银月哪会让她离开半寸?他缩紧臂弯把明夜牢牢的锁在X前──“可别乱动,小心又惹起火来?!?br />
        明夜一听果真不动了。银月的怀抱很温暖、很舒服──他的怀抱一直都是这样的吗?那被他抱过的女子岂不都幸福的要死?

        明夜的醋意有浮上来了。银月是她一手带大的,当初下决心放手时就已决定从此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瓜葛。明夜自己并非无情之人,但是每每牵连上他的时候就变得铁石心肠。

        我果真只想着自己的心,从来没有想过银月的心吗?

        “银月,”她蜷缩在男人怀里,声音听上去瓮声瓮气,“你还生我的气吗?”

        银月顿了一下,说:“见着你心就乱了,不知道是气还是不气,不过你欠我的我一定都要回来?!?br />
        “我欠你什麽了?”明夜不解。

        银月挑起她的下巴,说:“你跟其他男人做过几次,我要加倍要回来。而且,从此以後你的一切我一个人的?!?br />
        明夜一听心儿又慌了,她红着脸咬住嘴唇,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身子不自在的扭了一下,突然发现腿间湿滑黏稠的厉害,愣了几秒锺才反应过来那是什麽。

        “你,你那个。。。我。。。里面。。?!?br />
        名门贵族小姐说不出那些个污秽的词,只能伸手比划,但又比划不出那个东西,急得她脸又红了一层。

        银月嘴角一勾,又是那邪魅的笑:“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不是有种的男人吗?怀上我的孩子不就知道了?那样你就逃不掉了?!?br />
        银月笑意更浓了,一副得逞的模样。

        明夜又气又急,挣扎的要起来,突然私处一阵刺痛,“啊,疼。。?!比会崤肯虏欢?。银月担心的伸手抚上去要揉,被明夜喝住──

        “你!越碰越疼??!都是你害的,禽兽!想你糟蹋了那麽多女子,真替她们难过?!?br />
        “我哪有糟蹋那麽多。要是你不做那些傻事,我一辈子只糟蹋你一个?!?br />
        说着说着又暧昧起来,明夜又羞又恼又痛又饿,实在没力气陪他玩了,於是说:“我饿了,我要吃东西?!?br />
        “明夜式短语”魄力不减,银月有些不情愿,但怜香惜玉最重要,於是下床披上衣服,“要先抹药吗?”

        “先吃饭?!?br />
        “。。。那就一边吃一边抹吧?!币禄祷狄恍?,不等明夜回答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159/" title="荒村野性最新章节">荒村野性最新章节</a>

        就走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明夜一人,现在又是深夜,整个空间安静无比。明夜静静躺着,所有意识都被抽离,脑子空空的,唯独感到害怕。

        害怕,心惊,胆颤,惶恐。。。为什麽银月的感情让自己这麽害怕呢?

        ☆、四十六 娉婷楼

        武怀赋不厚道,自从明夜住在蕴炎那里後,就扮演起强拆的角色。每天都要蕴炎到将军馆报到,无故留至很晚,甚至要求过夜。今天好不容易找尽理由回了趟早家,到书房看到明夜端正坐着等他回来,手边放着一袋金锭。

        “今天果真是大日子才回这麽早的?”明夜讪讪说。

        今天是去娉婷楼点鸳鸯的日子,也就是交钱包养妓女的日子。这还是季叔告诉她的,并且把点好的钱都交到了明夜手上,托她转交给主人。明夜想从季叔那里打听,可是一问三不知,只知道是娉婷楼里一个姑娘的包养钱,每月这个日子,其他一概不知。

        明夜拿起那袋金锭递过去,刚松开手後悔了?!澳阏嬉ヂ??”

        银月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

        明夜受伤了,问道:“为什麽?”

        银月摇头,不作回答。

        明夜深吸一口气,背过身子,捂住抽疼的X口。银月见了,慌忙说道:“我保证我们之间什麽事都没有,但是我必须这样做?!?br />
        这话还不如不说!跟R体关系比起来,J神上才是最危险的。明夜的心更疼,但是不想阻止,她摆手说道:“既然是必须做的事,我就不拦你了?!?br />
        银月的脸上也不见喜悦,全是沈重,他轻轻说了声:“我去去就来,等我回来?!彼低曜吡?。

        可是这一去就没见回来,入夜之後一个小厮送来武怀赋的短信,上面交代着已经吩咐蕴炎出了趟远门办事,估计要三五天才能回。明夜念完信,把脑门子一拍──怎麽把这个色大叔忘了!他一定知道!

        於是明夜骑上马,跟着那个小厮到了将军馆。武怀赋像迎菩萨一样迎她,眼睛眯成一条缝,细细打量着明夜。

        “前几天刚见过,怎麽还要这般露骨的看我?!壁ひ多狡鹱?。

        “天仙般的姑娘,一天一个样,几天不见就变得这般妩媚动人,娇娇滴滴。大叔我喜不自禁那!”武怀赋伸手搭在明夜的肩上,往里走。边走边说:“其实我知道你今天来是为何事?”

        “武大叔起的头,带他去那种地方,都着迷了,每月送银子,还不愿告诉我?!泵饕褂掷雌?。

        武怀赋看着她笑:“我一直以为明夜你是冷若冰霜的心装出通情达理的皮,没想到还小家子气?!?br />
        明夜打了他一下,秀眉蹙着,但是没有反驳。她也觉得自己表现的太过小气,但是这件事一刻不解决一刻心里不舒坦。

        “她叫什麽名字?”明夜直接问了。

        “琉朱。琉璃的琉,赤色那个朱?!蔽浠掣彻嬷赖囊磺宥?。

        明夜心神定了一下──这个名字好生熟悉,在哪儿听过。她拼命回想,明明就要那里,却怎麽也抓不到。

        “怎麽?”武怀赋看到明夜纠结的脸,问。

        “这个名字我在哪儿听过?!?br />
        “哦?要不带你去见她,说不定就想起来了?!闭饣罢闲囊?,明夜点头说现在就去。

        娉婷楼里卖艺的虽然都是女子,但是客人却是男人、女人都有,说的风雅点,就是男人寻“知己”,女人觅“闺蜜”。明夜要武怀赋送到娉婷楼後,好说歹说打发了他回,自己一个人走进去。

        这欢场的事她只听玉肌绘声绘色的讲过,自己不曾来,所以有些紧张,好在做这门生意的态度都很柔顺,一来二去就放松了。

        “请问琉朱姑娘,可否一亲芳泽?”

        这起头的话也是玉肌教的,她说点鸳鸯讲的是韵味,宁可文绉绉的腻人,也不可chu俗易懂??梢悦饕沟灼蛔?,说出来怪的很。

        迎客的小柳是个十五六岁的清秀姑娘,她掩嘴微微一笑:“这位千金少NN,琉朱姑娘是被人包了的,见不得?!?br />
        “卖艺也不行?”

        “这……我们这儿呀,单单买艺的还没有过,千金少NN请稍等,我问问就来?!毙×兆叱黾覆接终哿嘶乩?,问道:“请问这位千金少NN叫什麽名字,妾好称呼?”

        “明夜,明亮的夜晚?!?br />
        “明夜大小姐,真是优美不凡的名字,妾这就去问了?!?br />
        现在时间尚早,寻欢客还没来,大堂空荡荡,偶然有衣着艳丽的貌美姑娘匆匆走过。明夜沿着墙壁欣赏挂在上面的字画。没过一会儿小柳就来了,还是那妩媚的笑容,对明夜说道:“琉朱小姐请明夜大小姐上去,但是她还要费时间打扮J致才敢见您。要不您再等一会儿,我带您上去?”

        果真是见过的人。明夜心里越发肯定,不过还是想不起来。她点头表示愿意再等会儿。小柳笑的更开心了,贴上去陪着明夜说话,好像很喜欢这位美若天仙又气度超群的大小姐。

        “琉朱小姐是被人包养了的,明夜大小姐喜欢也是没辙。妾过一年就要出阁了,您若点小柳。。。小柳一定能让明夜大小姐每晚都舒舒服服~~~”

        好炙热的告白。明夜尴尬的表示感谢,然後谎称自己会考虑,最後提醒她是不是可以上去见琉朱了。小柳在前面领路,使劲扭腰,频频回头媚笑。到了一扇门,小柳停下,明夜立即推门进去。

        里面轻纱帷幔,幽香氤氲,朦朦胧胧,飘飘渺渺搅的人心神荡漾?;姑患湃司推鹆薠子,谁还会只卖艺呀?明夜想着,拨开层层薄纱,终於看到一个跪在地上的人影。

        “琉朱,恭候上官明夜小姐?!比崛岬纳羲纸说墓亲永?。

        ☆、四十七 主人和奴隶

        上官明夜?知道我的名字?明夜惊讶的仔细瞧跪着的人,一个激灵──

        “??!你是白家的随身奴!琉朱!”

        琉朱微微一笑,竟然是藏不住的悲哀:“正是妾身。数载未见明夜小姐了,还是这番美艳倜傥。不知明夜小姐一切安好?”

        明夜点头称是,要琉朱站起来说话。琉朱乖顺的站起,明夜上下打量一番,旧日记忆全部唤醒。虽然以前同在一个家里,G本没说过话,现在在此奇遇,她激动的喘不上气。

        “真是奇哉,怪哉!怎麽在这里遇到你了?”明夜激动的说。

        “妾倒一点儿都奇怪,还等着这天的来临呢。因为银月在这里,明夜小姐迟早会来的?!?br />
        她说了那个名字,明夜才想起来今次来的目的,不过此时心里已经明白七八分。琉朱接着说:“明夜小姐千万别误会,妾与银月之间真的什麽都没有。妾也劝过他不要浪费银子,可是他坚持这样是要?;ゆ?,因为。。?!?br />
        明夜在认真听,说到关键处突然断了,她催道:“因为什麽?”

        琉朱目光闪烁,她不知道该不该说,说了就好像要掏出心来给明夜小姐看,她不知道这样是否妥当。琉朱抬眼看了下明夜,发现她目光清澈,不急不躁,安静的等着自己。最後,她下定决心说道:“因为银月知道妾。。。知道妾对白家少爷的心意,他才出钱包下,不被其他人玷污?!?br />
        明夜眨巴眨巴眼睛:“心意?你喜欢白家?白家的确帅气,待人周全,只是风流成X,只要是女子都会关爱有加。只怕是对他那身皮囊的喜好错当成喜欢了吧?”

        “明夜小姐,妾虽然只是奴隶出身,没念过书、写过字,但对人心的洞察还是很敏锐的。妾确实喜爱白家少爷,真心真意的?!?br />
        明夜有些感动,当年还在上官府时,白家手里有好几个随身奴,唯独对这个琉朱爱护备至,走哪都带着,新缝的漂亮衣裳总给她先穿,送她的首饰也是J挑细选的。玉肌总是调侃,说他是个不清白的痴狂种,对一堆没脑子的R动了情。白家听了不气不恼、不反驳,继续对她好。那时,明夜只觉得这是白家一时的喜好,过会儿就没了,没想到一直到她被流放离开了上官府,琉朱还跟在他身边!当时其他的奴隶已经该卖的卖,该换的换了。

        原来是这麽回事。明夜暗暗思忖,她说:“那白家是否对你也有心意?”

        好像戳到了痛处,琉朱神色有些黯然:“妾真的不知了,本以为妾在白家少爷心里多少有点分量,可到头来说放就放了?!?br />
        “什麽时候放的?”

        “自国都废除奴隶制之後,少爷就把妾放了。给了好多盘缠,要妾往秋决来,他说比国都要好。妾千万个不愿意,泪哭干了,嗓子哭哑了,可是还是被狠心的扔上马车,就一路载过来了。妾什麽都不会,只是皮相好,就进了青楼。铁了心陪人睡觉,以为跟伺候少爷一个样,可是那些人一M到妾身上,妾就一阵呕,为了这挨了不少打。好在,遇到了银月,像见到亲人一样的欢喜,当晚就点了妾,聊了一宿。。?!?br />
        琉朱说到这里停止,小心翼翼的看向明夜,明夜一直认真的听着,见停了,知道她在顾虑什麽,於是笑笑表示不在意。琉朱松口气:“明夜小姐,您只管放心,妾和银月都有心爱之人,是绝对不会做出格之事的?!彼烂饕挂丫辉谝饬?,但还是要说出来为好?!拔伊┲还俗乓郧暗氖?,说到高兴处一起笑,说到心伤处一起叹息。。。明夜小姐,银月的心妾很明了,那是天边的幻境,能看到就很幸福了,走进去就是太奢望。银月现在已经离幻境那麽近,伸手就能碰,而妾连看都看不到了。明夜小姐,请一定要让银月幸福,是妾作为知己的唯一心愿?!?br />
        “难道再见到白家不是你的心愿?”

        琉朱温顺的表情动摇了,“见到又如何,还不是照例把妾赶出来。妾听说少爷已经谈婚论嫁,对方是个高贵的小姐,那才是真正配得上少爷的人?!?br />
        “我明白白家那个人,表面看上去温柔谦和,实则是岩石般硬心肠,一旦决定是事连雷都打不动。我多少也明白他的想法,你看他对你做的事不是与我对银月做的事如出一辙吗?而且我还要来的过分些?!泵饕剐α诵?。

        琉朱听了她的话,增了半点信心,急忙追问:“那依明夜小姐看,少爷对妾的心意。。?!?br />
        “一定是喜欢你的?!泵饕雇芽诙?,“只是,他身为一家长男,有太多需要担当,太多需要舍弃。对他来说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吧,就算不是他自愿,也要识大体?!彼底盘玖丝谄?,“这就是贵族,表面确实光鲜,只是一切都不能随心意了,就算真心所向之人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奢求?!?br />
        琉朱被弄的一喜一忧,突然想到了什麽,睁大眼睛看着明夜,说:“所以明夜小姐才出狠招抛弃贵族身份,就是为了。。?!?br />
        “嘘──”明夜食指压在嘴唇上,拦住了琉朱接下来的话??醋拍钦偶ざ穆呛斐钡牧?,妩媚的笑了:“我哪有那知天通地的本事,要是什麽都能随我的心意发展,那岂不成了神仙?”

        说罢掩嘴笑起来。琉朱看着明夜,也跟着笑起来,只是笑的有点凄厉。既美丽又聪明的明夜小姐,不就是神仙吗?银月还一直担心这样硬绑住她是不是太不好,如此看来,分明就是两情相悦的事。想着又黯然伤神,愁眉搅在一起。

        明夜见了,又问一句:“琉朱,真的不想再见白家吗?”

        ☆、四十八 永远在一起

        秋决的夏季有好几次庙会,街上挤满了从天南海北来的小商贩,吃的玩的穿的戴的用的比比皆是,热闹非凡。到了晚上,则是卖艺的主场,最後还会在天空放起烟火。

        银月早就想带明夜逛一次庙会,於是快马加鞭的赶在那之前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心爱之人,看到她笑盈盈的迎接自己时,心里说不出的温暖。他迫不及待的抱住明夜,感受到她温暖的体温後才放下揪起的心。其实,银月一直不敢相信她会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等他回来,而不逃走。

        难道真的就不管那家夥了吗?

        “玉肌的坏是装出来的,她其实心肠很软;好色是天X,但是不会强迫人,也不会伤害人。锦仁在她那里我很放心,而且锦仁也不可能再回到我身边了,还不如祈祷他能喜欢上玉肌?!泵饕顾?。

        银月显然并不满意这个说法,於是问道:“难道你一点儿都不挂念了吗?”

        明夜听了,朝他一步步走近,贴到一处,踮起脚亲了下银月的嘴──“你说呢?”

        银月全身僵住,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傻傻的看着微笑的她。明夜笑的更厉害了,她主动伸出手臂抱住银月,悄声说道:“银月银月,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币禄毓?,紧紧抱住明夜,“而且你这样挑逗我,等下可别不愿意啊?!?br />
        说着手开始使坏,明夜赶紧把他推开,嗔怒道:“刚回来就想了吗?也不嫌累?!?br />
        “看到你就想了,看到你就不累了?!?br />
        明夜还要说话,一下被银月吻住没了声,过了一会儿,屋里春意盎然起来。

        庙会的日子终於到了,银月像小孩子一样拉着明夜挤进人头攒动的街上,满大街新奇的人和物,怎麽看都不嫌够!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一天的重头戏马上要开始了──烟火!所有人翘首以待,银月紧紧抓住明夜的手。突然几声巨响,墨蓝的天空绽放起转瞬即逝的美丽花火。

        人群骚动起来,一波一波的从四周涌来。银月艰难的拉住她的手,这时又有一群人挤过来,牵住的手抵挡不住人潮的重量松开了。明夜被卷入人群,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纵使银月焦急的叫喊都无济於事。烟花还在空中燃烧,可是这美景已经索然无味,人们一阵阵欢呼声让银月越来越烦躁。

        那样美丽的人,会像烟花一样绽放开後马上消失吗?银月停住脚步,被这恐怖的想法慑住心神。

        明夜明夜,这是真的吗?

        明夜找了僻静的角落站好,仰头看着烟火,兜里装着一些盘缠,还没想好要去哪里。烟火结束了,意味着一天庙会的散场,住在城外的人成群结队的往城门方向走去。因为是庙会,守备不严,明夜很轻松的出了城门。明夜不停的走,还是没想好要去哪里,──朝前走,走到哪就算哪吧。

        终於把城楼的灯火抛到了後头,前方是一望无垠的平地,远远可以看到黑色的山脉,山中有点点火光。这麽晚了,能去哪里?明夜仰头往上看,满空繁星,究竟不见了月亮。

        “明夜里才有银月;银月可以照亮明夜?!?br />
        小时候的话,天真的让明夜发笑。要是真的这般美好就好了??墒?,现在银月已经不需要明夜了,他不再是孤独的月亮,而是散发着光芒的太阳。明夜呢?明夜已经什麽都不是了。已经不能再帮助他任何事了,如果稍有不慎还会拖他的後腿!

        白家选择了担起上官家的责任;玉肌还在自己的欢乐道路勇往直前;锦仁跟着玉肌会很好;银月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武怀赋才会那样器重他……每个人都走到了自己的大路上,每个人都将经历丰富的旅程最後到达心中的终点。

        “唯独我自己,像现在这样,站在一片平原上,G本没有了方向?!?br />
        到底该去哪里呢?还是,已经哪里都去不了了?

        明夜又看了看远处的灯火──那里肯定有村庄,今晚就在那儿过一夜吧。

        街上人潮散尽,夜风撒过,卷起几片飞屑。银月颓然的坐在路边,他知道这场美梦该醒了。搞不清自己做错了什麽,没有眼泪,只剩深深的懊悔和愤怒。

        果然是天边的人,怎麽努力都是徒劳。银月眉头紧锁,站起身子,挺起X膛,不经意间扭头,讶异的瞪大眼睛──

        “原来没去追啊,害我白期待了?!?br />
        明夜就站在那!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笑着跟他说话!

        银月忍着怒气,冷哼道:“你以为我还是天真的傻子?这麽晚了你走不了多远,最远也就到山里的村子过夜。所以不管多久出发都追得上!”

        明夜笑的更开心了。银月越说越急,声音低沈充满力量:“而且我不光要把你追回来,我还是把你关起来、锁起来!让你再也别想逃走!我要把你一辈子都绑在身边,不管你愿不愿意,我说到做到!”

        “还真是吓人的告白呀。该怎麽回答你呢?‘我愿意’吗?”明夜眸子里闪着光,歪头看他。

        银月快步走到她跟前,抓住她的手紧紧握住,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真的愿意吗?”

        “嗯。但是不包括关起来锁起来那部分……我愿意一辈子跟你在一起?!泵饕购俸僖恍?,“你看,这才叫告白?!?br />
        银月不服气了,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抱?。骸笆俏蚁雀姘椎?,你别想抢?!?br />
        “有吗?我可从来没听你说过?!泵饕谷鼋克@?。

        银月撩起明夜的下巴,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我爱你?!?br />
        当看到明夜玩笑似的表情褪去,起而代之的是噙满泪水的欣喜,银月笑了。他轻轻搂住一生唯一的爱人,说道:

        “回家吧?!?br />
        “嗯!”

        ──完──

        作家的话:

        完结了。

        谢谢给位一直以来的支持,真的给了爱迷非常大的鼓励,不知道大家觉得《夜的奴隶》是怎麽样?爱迷感觉非常好!如果需要番外的话请留言告诉我吧~

        新作《魔幻英格兰》还请各位朋友们能支持。我知道,对於新人来说,新文就等於再一次从零开始的历险,从“零”到得到各位的认可和支持又是一段艰辛的路程。但是爱迷不服输的X格肯定会坚持到被各位朋友们支持的那一天的。

        谢谢您的观赏,真心期待您继续支持。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