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
  • 正文 11-16完结+番外

    作品:《日家四少

        ☆、小渴妻11

        秀茂坪~~~

        傲海和诗易一起将车放在停车场,诗易拜托他不会再胡乱说话。

        「你不信我吗?别紧张啦!」

        「甚麽不紧张,我怕你被他们吃...」

        傲海用法式湿吻勾起她的情欲,将她的脚拉过去。伸手将她的X罩解开,一手搓著她的X,一手扛搓住她的屁股。

        「啊...想要...别弄....快点...」

        「别急!你的牛仔裤难脱?!?br />
        诗易主动靠在他身上,协力脱掉裤子。傲海知道她已经湿漉漉等不及,便马上掏家伙出来,让她坐下来。

        「嗯...啊...噢....感觉...真好...」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

        傲海提醒她电话响,但是她却没有理会。继续活塞工作。她的小X不断分泌出蜜汁,弄湿了他们的私处。

        「噢...嗯....」

        他用力往上一顶,一股浓稠的有力地喷在花心上,一阵不可抗拒的快感从花心涌向她全身,蜜X的嫩R一阵阵收缩,诗易便达到高潮。躺在他的身上喘息。

        「讨厌,黏黏的?!拱梁I焓殖槌鲋浇戆锼妥约翰潦?。

        「快点穿好衣服,你的家人会担心?!棺钺?,他们足足迟了一个小时才去到舅母家。诗易以防他们怀疑便去了超级市场买了不少东西掩饰。幸好,她的家人完全没有怀疑。

        ---------------------------~~~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将你营救....)

        「喂!甚麽事?」

        「没甚麽,我想问你可不可以陪我上大陆。上次,我拿了本手册等了很久都没有喊我名便走了??焖母鲈?,再不做,会很麻烦的。其实我想要他,但是又没有能力养。而且,阿权又不喜欢小孩。我打算星期日去,他休息?!?br />
        「换是 说完,傲海便抢走她的电话。

        「咳咳!你应该不介意多一个人去的?!故椎暮糜训比皇只队乃?。诗易待他挂断电话便开始发难。

        很快便到了星期日,他们一行四人在深圳搭计程车到达福田区某间诊所。诗易十分积极为小曲奔波,陪她做各项检查。两名男人坐在椅子上等候。当小曲拿著超声波的检查结果,阿权和小曲都拿起电话拍照。

        「你可能要住院四天。趁现在谈要那几天做?!拱梁?戳艘谎郾闼?。但是,他们不相信。结果,他们匆忙地选了一个日子。

        诗易和傲海没有跟他们去晚饭便回香港。

        「我都想有孩子,但是生会很痛苦。而且,孩子很调皮的,恶教。顺其自然啦!」

        ☆、小渴妻12(H)

        诗易为了再去暗岛,便主动告诉家人和傲海去旅行。而他则与她说好条件才答应去。

        傲海一来到暗岛便多了工作,诗易只好一个人在岛上閒逛,亦因此结识了不少人。

        「你真是幸福,有主人疼你。最近,我的主人都没找我?!故直畚浦渡粕淼男±姿档?。

        「这个..小雷呀....那个是否会很痛的?会不会流血的?!故缀闷嫖实?。

        「这个要看你的主人有没有技术,而且有些特别凶残,试过有人因此而入医院。起初是有点接受不到,慢慢便会上瘾的。我只要过多一年便可以走,但是回去又不知干什麽,又没有亲人。我想我可能会留下,与其他人一样?!?br />
        「是吗?你为什麽会来到这里?」

        「这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大多数都是与黑社会有关。我自少便被爸爸拿来抵债,辗转便来到这里接受调教。我的教官算是比较温和的。我是时候要走,迟了又要捱鞭子?!剐±淄幌率敝颖慵奔崩肟Х忍?。诗易待了一会儿也继续閒逛。

        来了那麽久,始终对那个黑区很有兴趣。但是又答应了他不能去。之前,听小雷说黑区是没法没天的世界,一般只要做事不要太过火,上面会当看不见。而且听闻那里时不时有一些很J彩的节目,真是吸引她。一名男的奴隶半诱半迫地带她去黑区。

        「你们干什麽铐著我?!故椎乃直涣礁瞿腥擞檬诸眍碜?。

        「闭嘴!在这里等等。老大,有没经调教的货色,今晚应该很热闹!」

        「笨蛋,你见不著她的纹身!是金色和银色呀!现在只好将她私下卖给有胆的熟客?!?br />
        「我出三亿元,即时交易。记得毁灭她的晶片耳环和电话?!挂桓龇拭赖拇蠓手砟腥怂档?。他的手下合力将她秘密地运送到大肥猪的别墅。

        奇怪!小诗还未回来,平时差不多这个时候便回来的。电话又接不通,总有一点不祥的预感,去管理区查一下。

        诗易惶恐他拿住的鞭子和假阳具。大肥猪边Y笑边追打她,诗易被她打到满身伤痕,有些还流出血来。诗易被迫至角落。诗易完全没有准备他便用假阳具C入她的肛门。她顿时痛不欲生。

        「甚麽没有显示,还不快点查。真不知道司徒朗怎样训练你们。那个烂人我绝对会让他付出代价的?!?br />
        「查到了,大概是那只不能升级的肥猪。他住在你後面的小别墅?!?br />
        傲海马上冲进肥猪家,见到恐惧的诗易全身伤痕肛门C了一G假阳具,便由火暴的怒气转换成冰霜的怒火。他扯过一旁的窗帘盖住诗易,让她见不到之後的血腥场面。傲海抄出多把手术刀,并拿出一颗药丸弹入他的喉咙,毒哑他。然後,再用手术刀割断他的手筋脚筋,再将他的脸毁容,顺道将他的小弟弟割除。

        「不要给他好过呀!司徒?!拱梁K低瓯阈⌒谋鹗谆乇鹗粕?。

        傲海小心翼翼将她放在床上,再取出他的治疗药箱。他用剪刀剪开她的裙,再慢慢地抽出那个巨大的阳具。再小心地清理伤口及抺上药膏。并递上一颗安眠药和水给她,确定她睡著了便去见司徒。

        「他到底是甚麽来头?」

        「他是诸氏企业的太子爷,即是二世祖。嘛~~真是可怜他,竟然惹怒你。对上一次发火好像是有一个女病人擅自爬上你的床,不断缠住你的那一年。最後,那个女人下落不明。是不是?」司徒向他报告。

        「现在他怎样?」

        「这个自从你切断他的手筋脚筋和切了他的命G子,便昏过去。醒过来便开始发疯,被我们监禁在地牢。你想怎样?」傲海冷笑著离开,自此诸氏企业的太子爷便下落不明。翌日,诸氏便秘密地举行葬礼。

        在诗易在受伤的日子,都被傲海喂粥水。在接近康复的时候,诗易爆发了。

        「我不要再吃粥呀!要吃猪柳汉堡。汤米粉、饭。就是不要粥?!?br />
        「吃多几天便不用吃。到时你吃甚麽都可以。好啦!你想怎样?」

        「我想你...那个...我想试试那个。不然我绝食?!?br />
        半个月後~~~

        诗易回来炎热的香港,耐热程度极高的她也忍不住用傲海的信用卡买裙子来向大自然屈服。她穿著吊带碎花及膝的连身裙以走光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吃著爆米花看德国对西班牙的重播。

        「干什麽穿得如此X感~~想诱惑我呀!」

        「才不是?!?br />
        「那谁说要试那个。今日应该不用回家,不如今晚便来试一下。现在先给我来一P?!贡鹩杏眯牡乃谒渌档?。

        「嗯...」他隔裙子M她的R房,诗易的脚很自然地张开。

        「你买这样样内衣真怀疑你是专程诱惑我?!沟卑梁O瓶娜棺?,便见到一套J致的黑色蕾丝的内衣。

        「还不快点来,已经成个礼拜没做啦!啊...是这里...噢...舒服...」

        傲海脱掉她的黑色蕾丝透视内裤,开始为她舔Y。

        「上面啊!嗯....别吊我胃口....快点...」

        傲海迟迟都没有实现她的愿望。反而取出震蛋放入她的小X。

        「啊...嗯...你...甚麽...快点关...掉...」

        「不要让它掉。跟我来!」诗易双腿发软捉住他的手勉强站起来。

        傲海用锁匙开掉屋内那扇被锁掉的门,诗易惊讶地看到那些超级齐全的SM设备。

        「你的老公可是一流的调教师和医生。不过,你放心。等你适应了才玩那些?!?br />
        「嗯...很难受...为什麽这...个房间...大...停止...」傲海忽然将强度加大。

        「因为这里是隔壁的单位,我将它们打通了?;褂?,那个房间内的衣服可以随便穿,只要你喜欢。我很喜欢那里的衣服的。时间不早啦!叫外卖?!?br />
        ☆、小渴妻13

        叮当~~

        「可不可以先取出来呀!啊...停...呀...」诗易因体内的蛋蛋而跌坐地上。

        傲海则催促她去取外卖。她只好夹紧双腿红著脸去应门。

        「是多少钱?」她取出钱包急急付钱,马上关门。

        一关门,她便坐在地上。几经辛苦,她才坐在椅上准备开餐。这时候,傲海再度将强度加大。她苦苦哀求他停止。傲海脱掉裤子让她坐下来。

        「蛋...还未..拿出来...呀...」傲海不理她的抗议C入她的小X。

        「噢...很深...呀...啊...」诗易主动地上下抽C。

        不消几分钟,她便高潮了,倚在他身上。

        「那麽快便不行了,真拿你没办法。伏在枱上?!拱梁4俞峤胨?,她的R头摩擦著冰凉的大理石桌子。

        当他们完事後,晚饭已经凉了。

        「都是你的错!」

        「现在我就翻热中,别吵!」

        「我想现在便结婚。我不想再留在那个家?!?br />
        「他们又吵架,但是你现在还是未成年,不能结婚的。捱多几个月?!?br />
        「这个只要双方家长同意便可以结婚的。我相信你可以说服我的父母的。我真的想结婚,想永远和你在一起?!顾艹峡业厮档?。

        「若果你真是考虑清楚,明天我便去你家说了。你不用担心,我会将所有的事办妥?!?br />
        「我真是幸福~~~」

        ---------------------------~~~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当诗易的爸爸见到第一次见到傲海的时候相当惊讶。并且表示他们太年轻,不适合结婚。她的妈妈也不想她太快嫁出去。

        「伯父,难道年轻便不可以结婚?伯母,难道要你的女儿到了人老珠黄的地步才结婚?到时她便变了高龄产妇了。不管你们怎样说好,我是真心对她?!?br />
        (叮当~~~)

        诗易的哥哥去应门。门外的人一见有人开门,便马上钻入去。

        「噢!你便是我的媳妇!wonderful!」热情如火的外国女人马上给诗易一个大拥抱。

        「SORRY!我的儿子真失礼!一份礼物都没有便打扰你们,这是小小心意。请你们放心将诗易交给我们。海绝对会好好地对她的,我们的家也会好好爱护她。若果她不幸福,你们随时可以找我的儿子出气。离婚的时候也会将他全部财产付给她。当然我是绝对不希望他们会离婚。而在婚宴以至一切的费用会由我们男方负责,你们只要在这张纸上签署便可以......」日母再度发挥她久违的说话能力。

        傲海与诗易则躲在厨房逃避魔音,顺道弄一点小食填肚。傲海忽然拿出两枚戒指出来,一枚戴在她的左手中指,另一枚则被链子串著挂在她的颈上。

        「手上的是订婚,颈上的是誓言?!?br />
        诗易冲动地拉下他的头深吻他,外面的日母早已说服了她的家人,在偷看他们。傲海感到有一道眼光便急急推开她,并示意有人偷看。

        「诗易,你收拾好行李便走啦!以後你便和我们生活,这一个月有很多东西要干的?!?br />
        傲海几经辛苦才可以赶走日母。诗易在他的工作室用电脑。

        「海,这个会不会痛的。www.kmwx.net

        「你想试吗?这个会很舒服。将这个吞下去,之後会舒服一点的?!?br />
        --------------------------~~~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这个都是不适合我的,你不会因此而讨厌我?!顾话参实?。

        「笨蛋,我已经没当那个职业很久。当初的确有想过要对你干那回事,但是相处下去这念头消失。变得不想伤害你。我之前没试过有这种感觉,对那些女人都是生理需要。只有你是特别,第一次有结婚的念头。爱情真是一样难懂的事?!?br />
        「ZZZ...ZZZ」

        她不听他说完便睡著,反正之後有很多东西要忙。呀!趁现在量度她的尺寸,还要收拾一下那些东西,全都送给司徒。重新设计装潢。

        翌日,日母在天还未亮便闯入他们的房间。傲海一听到chu鲁的开门声便连忙确保被子盖住她,并用眼神警告他的妈妈,日母只好M一M鼻子乖乖在客厅等待。无可奈何,等待是令人痛苦的,日母在客厅坐立不安。

        「你要吃甚麽?我煮给你吃?!拱梁2潦弥贩⑽实?。日母马上说出几道相当考功夫的早餐,他不理她只煮番茄通心粉、火腿奄列。

        不一会儿,诗易便起身。没有留意到其他人在家,便穿著透视睡衣去厨房开冰箱。日母则睁大她的眼睛审视她的身材。诗易仍然不以为意叫傲海弄三文治早餐。

        「嗨,我的X感小姐?!故滓惶接衅渌说纳敉?,便想起自己的睡衣连忙回房换睡衣。

        -------------------------------------------------------------------------------

        小月本想再打多一点才传上来。但是晚餐的时候,我的左手烫伤了,只好将这些传上来。

        即使我的左手暂时废了,我的右手仍然会继续努力。事实上,小月已经厌恶了这篇文,但又不想半途而废。唉~~只好想爆头去完成。

        ☆、小渴妻14

        「其实你也不用换衣服,大家都是女人?!?br />
        「...」诗易沈默地吃著她的早餐。

        「你们打算在

        「我想去巴里岛?!?br />
        「那里不太好,但是作为蜜月旅行是不错的选择。在英国会方便一点?!拱梁K档?。诗易只能在旁边嘟嚷著。

        日母吩咐她要尽快收拾行李,出发去英国。

        英国~~~

        日家的大宅~~

        日家家人全员(包括爷爷和NN)都在客厅等待他们。男人坐在一旁,女人又坐在另一边,各自形成小圈子。当他们出现,女人们纷纷拉过诗易聊天,将傲海踢开。傲海怨恨望住那群女人。男人们则恭喜他成为他们的一份子。另一边箱则可怜诗易要举行盛大的婚礼,她听得一头雾水。

        「妈,海不来吗?」

        「他没有空,要处理其他的东西。你只要乖乖在这里选衣服,过几天便拍婚纱相,之後便等行礼。别胡思乱想快点从这里选衣服。这里全都是名师设计的,别发呆!」日母抓起几件礼服推她入更衣室。

        「哗!看来我的眼光还未退步!还有这几件。麻烦你这几件是要的,那几件不要的?!?br />
        她们试了一整天才试完整个房间的衣服,回到家便吃晚饭。傲海则到半夜才回到家。

        「海!其实不用弄得太隆重的,可以简单一点。不用浪费金钱?!?br />
        「但是...一生人才得一次。而且,妈妈玩得很尽兴...你应该舍不得让老人家失望吧!你怕浪费金钱可以将这些衣服拿去慈善拍卖的??斓闼?,别乱想!」诗易被他的美丽的说词打动了,点头答应。

        婚礼前三天,诗易与家人和好友---小曲住在山上的一间小别墅。在这三天,诗易终於体会到不见三天,如隔三秋的感觉。整日叹气不断。

        「想不到你明明比我迟结识男朋友,却比我早婚,我还做了你的伴娘。放心,明天我一定会玩残新郎的。呵呵~~」

        --------------------------~~~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一大早便有几个人到达小别墅?;笔头⑿褪Ρ闾嫠腥嘶?,打扮得非常美丽的艾丽莎也在场。

        「你真是幸运,竟然让你钓到金G婿。若果他今年不结婚,他是预定和大集团的外孙女结婚。理应是轮不到你?;蛘咚幌牒湍歉霭谅娜私峄?,而和你这个心软的人结婚。你没有选择婚纱,可能是因为他觉得你没有这个资格?!顾弥考渲挥辛礁鋈怂档?。

        「你别乱说,他是真心爱我?!勾┲樯吹氖准嵝胖?。心里欲犹豫不决。

        「乱说!我才没有乱说,他昨日才上过我的床。他的技巧可是真是好,他还说你在床上是一条死鱼。信不信由你?!?br />
        「没可能的...他不会这样对我的?!顾战羧妨约旱闹讣着俗约阂膊恢?。艾丽莎沉默地望著她。

        「终於来了,要接新娘便要答中问题。呀!还有要贴一百字的情书出来?!剐∏灾淮蟀嗳怂档?。

        「真是难为你们了,但是还要你们答对纸上的一百条问题?!?br />
        傲海完成後便急不及待,冲入去找新娘。一手抱起她离开,乘车前往教堂。

        所有人都站起来迎接新人。当傲海听到她承诺的声音便起疑,马上揭开她的头纱发现是艾丽莎便马上问诗易在哪里。

        「你是我的物品。才不是属於那个小女孩?!拱梁L裁挥刑慊氐叫”鹗浇胰?。而伴郎---司徒便马上在教堂打圆场。傲海的兄弟则chu暴地拉走艾丽莎,而有身孕的梦瑶也去帮忙。

        「诗易,你在哪里!」傲海在山间的瀑布前大喊,而当事人则在在瀑布後呆坐。傲海隐隐约约见到有一个人影在那里,便走近她身边。

        「你在这里干什麽?」

        「没甚麽,只是在结婚日失恋了。别理我?!顾芬膊换乇愀先?。

        --------------------------------------------------------------------------------

        ☆、小渴妻15

        「别理你?现在好像是你不理我,将我塞给别人。你如何解释呀!」

        「你为什麽来找我,你应该与那个艾丽莎结婚的?!故兹塘硕嗍钡难劾嶂侦侗?。

        傲海不理她挣扎拥她入怀,任她发泄。经由她的咒骂中,得知是艾丽莎所干的好事。待她平静起来,便向她解释。

        「但是我的婚纱......」

        「别担心,那件是我的妈妈选的。我所选的婚纱被搁置在家中。我们动作要快,宾客开始不耐烦?!?br />
        他们一回到小别墅,化妆师和发型师马上抓住诗易入屋再次装扮。

        三十分钟後~~~

        诗易穿著镶嵌了很多钻石的白色吊带G廷婚妙,带著钻石的皇冠、耳环和项鍊,脚上穿著两寸高的结婚鞋。

        「这次应该不是冒牌货了。二哥这次要劳烦你开快车啦!」

        诗易挽著她的爸爸的手进场,爸爸将诗易交给傲海。神父再度问新郎新娘会否愿意成为夫妇 。交换戒指後再签名作实,他们终於成为夫妇。

        「别走太快,我不惯穿高跟鞋的?!够坏艋樯创┥贤砝穹氖姿档?。

        傲海一不做二不休,抱起她上车赶往西式婚宴会场。

        诗易还未说饿,傲海已经将三文治塞入她的口中。

        「我可不想成为第一个饿死妻子的老公。啊!你懂不懂跳舞的,等一下我们要跳舞的?!?br />
        「吓!我不会跳的,可不可以取消这环节的?!?br />
        --------------------------~~~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在婚宴上,诗易由不熟悉西方的打招呼方式变成了一个打招呼老手。而傲海的兄弟们亦趁机熟悉一下弟妇。

        「诗易,你真好。我都想结婚?!?br />
        「待会,我会抛给你的。放心啦!现在我要去跳舞啦!」

        可想而知的是,诗易单单跳一只舞她便已经踩了傲海不下数十次。一跳完,傲海便急急坐回席位上。

        「对不起?!?br />
        「不紧要,不过晚上要补偿我?!顾谒咔那幕?。她听完便脸红。

        「真的要吗?」抛完花球的诗易问道。

        「当然,这是传统?!顾低瓯愦铀拇笸韧严峦嗳Χ蚰侨何椿榈哪凶?。结果给司徒接到。

        当现场的宾客剩下几个,便走到司徒身边威胁他交出袜圈。之後,便与诗易回日家大宅。

        诗易一回家便躺在床上,由傲海帮她脱鞋和卸妆。

        「你干什麽脱衣服?」

        「你忘记了?刚才我在晚宴上所说的话?!?br />
        「不要!明天才做,很累啊!」说完便睡著了。傲海无奈地入去洗澡。

        门外站满了一大堆人,偷听他们。

        「哼!都没有戏看,大家撤!」日母说道。

        「估不到诗易会拒绝,而且海竟然死气气去洗澡。明天要揶揄他?!谷说陌练缢档?。

        --------------------------~~~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一大早,傲海便起床收拾行李准备去巴里岛度蜜月。

        「你们记得要有了身孕才回来。臭小子!记得饮我给你的东西?!?

        诗易好奇问傲海到底是甚麽,听见答案便不作声。心里发誓绝对会倒掉。

        她一见到美丽的沙滩便想跑过去,但被迫要先去酒店。

        「哗!有私家游泳池,有厨房,特别是那张特大双人床。真是最B的酒店?!?br />
        「要不要试一下这张床?!?br />
        「我知你想要很久的,我可是穿了很X感的内衣的?!?br />
        傲海直接热情地给她亲了下去,顺带将她的吊带裙脱掉,露出黑色蕾丝花边内衣裤。他看到便更加情绪高涨,恨不得直接提枪进入。他伸入X罩内用力揉她的双R,不时弹她的R头,并用舌头舔她敏感的颈部。诗易的身体不由自主往上挺。

        诗易一把推开他,让他倒在床上。她脱下他的牛仔裤和内裤,一边抚M他的男G一边解开自己的绑带内裤。

        「噢!你这只小魔鬼!快点坐下来!」傲海等不及便拉她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206/" title="城市的月光吧">城市的月光吧</a>

        躺在床上,压倒她。

        「你要便快点....啊.....别磨蹭....」他一下子便进入她体内。

        「噢...快点...再快点...今日...不能..S在.....里面....啊...」她的双腿主动勾住他的腰。

        「好B...我...不行了...??!??!...」他将温热的JY喷S在她的肚子上。

        「你...要教....我...潜水...学不成我是不会回去的?!顾稍诖采洗?。

        ☆、小渴妻16(完)

        「噢!是日先生,你又来啦!」一群女人围住傲海,不著痕迹地迫走诗易。

        傲海十分尴尬,连忙四处张望找寻诗易,担心她又乱想。

        甚麽,那群女人当她不存在的。她可是他的老婆,虽然他的确是很有吸引力,但是他应该一开始便要推开她们。

        「你干什麽,妒嫉她们呀。我说你一点斗争心都没有,难道你对自己的身材完全没有自信。竟然他娶了你便代表你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没有理由会输给她们?!固稍谂员呱程惨蔚呐怂档?。

        「你到底谁!不要多管閒事。啊!你是妈妈。为什麽?」她一见到日母那个狡猾的笑容便知道她是来凑热闹的。

        「只是来关心一下儿子的婚後生活,我可是辛苦地甩开那些扰人的苍蝇。他过来,别让他知道,那我闪啦!」

        诗易见到他走过来便马上跳下泳池游泳,而他也再度被那群女人缠扰。诗易见到这种情况,感到不愤。当下,慢条斯理地扭著腰,姿态相当优雅走过去。

        「你们想对我的男人干什麽?」

        「看来我的老婆发怒。我想我不能再陪你们?!挂恢谂硕继鞠⑷绱撕玫哪腥司谷幻萦兄?。

        「我想生小孩,不想在夏天生。所以近期要努力,你记得要喝妈妈给你的东西?!?br />
        这样的男人真是需要有一个小孩帮忙控制,不然迟早会出轨的。

        「那现在便来努力一下?!箍嫘?那种难喝的东西可不想再喝。

        ~~完~~

        ☆、番外篇~~禁欲的傲天(H)

        「诗兰今日又没有回来!」月竹说道。

        「说不定被我们的总经理...」月东话还未说完便听到咳嗽声。

        「有空说这些,不如给你增加一下工作量吧!」傲天说道。

        这些人只顾说閒话,没有半点作用。都不知养这些人干什麽,叫他们两个想办法要她答应结婚,结果成事不足,败事有馀。他们被她一问便供他出来,足足累他不能上她床一个月,还要给她威胁不能辞了他们,否则一辈子不用找她。这可好了,不能动他们,他们的工作还真的成了铁饭碗!

        「诗兰,你是不是不给傲天上你床一个月?!谷漳肝实?。

        「谁叫他吩咐月竹月东游说我结婚,他该罚的?!故继稍谏撤⑸纤档?。

        「他都是想与你结婚,你会不会太残酷!」

        「会吗?」诗兰问道。

        日母点点头便走开。

        真的会吗?难道要她答应结婚吗?都是不可以,男人一得手便会出去混的,好像她的爸爸。但是,他的父母又那麽恩爱,又好羡慕。

        「唉~~好烦~~」

        「干什麽叹气,有甚麽的烦恼?」傲天一回来便见她叹气便问道。

        「没甚麽事!」

        忽然,诗兰的手提响起。

        「喂,爸妈和我今日都不在家,你自己吃呀!」诗兰的哥哥说道。

        「哦!」跟著便挂断电话。

        「诗兰,我都还未见过你的父母!我几时去好了?!拱撂煳实?。

        「这事迟点再说?!故悸淠档?。

        之後,诗兰都十分沉默地吃晚饭。吃完便一声不出回房。

        「天,她发生甚麽事?」日母问道。其他人都一副想知道的样子。傲天则耸肩表示不知道。

        「诗兰,你到底发生甚麽事?」

        「都说没事罗?;共凰??!顾鞫踅幕忱?。

        她到底发生甚麽事,平时不是厌他占床位的吗?

        「你真是爱我吗?」她在他怀里问道。

        「这用得著问吗?」

        他吻著她的嘴,放开的时候还勾出幼丝。她的脚故意摩擦他的下体。

        「你在玩火呀!小妖J!」

        他一手抓住她使坏的脚舔著,一手抚M她的大腿内侧。

        「嗯~~好痒呀!住手!」诗兰有气无力说道。

        他放开她的脚,一手把她的睡袍解开。

        「小妖J,竟然不穿内衣,连内裤都不穿。分明想要我吃你?!?br />
        「呀~~好冷~~」她立即抱住双R。

        他伸出双手拨开她的手,揉著她的R房,还伸出舌头玩弄她的R头。

        「啊~~~不行~~嗯~~~」她满面通红推著他的头。

        他脱下全身的睡衣,再俯身舐她的颈项。两手扳开她的双脚,用他的下体抵住她的私处。

        「嗯~~好热~~」她不住扭动身躯,连带摩擦他的男G。

        她的泉水弄湿了他的男G,湿润的男G不时不小心滑进X口,惹得她要不得。

        他则转移阵地舔著她的肚脐位。

        终於,她忍不住用双腿缠住他的腰。趁他不留意,将他的男G滑入小X中夹紧。

        「噢,你只小妖J这样对我?!?br />
        他不甘示弱抬腰抽C,惹得她娇喘连连。她伸手拉低他的身体,用双R摩擦他的X膛。

        「啊!那里不行!嗯~~」她很快便达到高潮。那个泉水直击他的男G,他抽C多几下便S出J华。

        她躺在他怀里休息,但他的男G尚未脱出。她觉得它又硬起来。

        「你..还未...要够...」诗兰气喘如牛问道。

        「我可是被你禁欲一个月。而且我永远要不够你?!顾酥虏∷?,顶一顶她的私处。

        「我...已经...不行啦~~」

        「你只顾享受便可以?!?br />
        他继续抽C她的小X,还带出了在X内的Y体。

        「嗯~~停手~~不行了」

        他不理她继续他的行动。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再度泄出。完事才发觉她昏过去。

        之後,诗兰因她被弄昏了,所以再罚他禁欲几天。诗兰怕他下次会再度弄昏她,唯有大幅缩减刑期。

        ~~终~~

        ☆、番外篇~~傲天见家长(一)(H)

        ~~~方家~~~

        「诗兰,你最近去哪儿?经常都不在家,要打你手提找你的?!狗侥肝实?。

        「噢!我去了出差!」诗兰懒洋洋躺在沙发上打呵欠说道。

        「但是,隔壁的刘太说最近见到你带了一个男人回家。这是怎样的一回事!」方母关掉电视问道。

        「这...一个...呢!是啦!他是来帮我修理电脑的?!故妓档?。

        「你这个理由有没有谱的!电脑你找哥哥便行啦!他不在,你不可以用他的电脑吗?竟敢带个不知名的男人回家!」方母大声说道。

        「妈!那个男人很有可能是她的男朋友!」诗兰的哥哥对著电脑说道。

        「哦!你终於有男朋友!带他回来给我们看一下。不能拒绝?!狗桨盅芯柯砭档?。

        「你们有空吗?」诗兰疑问道。

        「当然有空!」三人异口同声说道。

        ---------------------------~~~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惨了!该怎麽办好了。他们要她今晚带他回家见家长。他们一定会将他...她不敢想像。是啊!用公事推掉,马上行动!

        「两位勤奋的秘书早晨!咦!她今日那麽早!」傲天说道。

        「嗯!我们两人都是会早一小时回来的。但是今日,我们一回来已经见到她?!乖轮癯灾姘档?。

        「而且,我们回来都不打招呼!她今日很奇怪。难道她有外遇,未婚夫!」月东拿住豆浆说道。

        「你别乱说?!顾低瓯愣鲆淮蟮募?。月竹则暗暗笑著。

        诗兰忙著与她的妈妈协议中。完全没有察觉到傲天的接近。

        「妈,我今日真是有公事要忙。没有空带他见你?!故伎嗲笏档?。

        「我不理,你无论如何都要带他回家。即使要辞职都没有所谓?!狗侥盖坑菜档?。

        「妈呀!......」诗兰还想说下去,但是话筒却被傲天抢走。

        「你好!伯母。我是诗兰的未婚夫,请问有甚麽事找诗兰?」傲天一边有礼貌问道,一边按著诗兰不让她抢走话筒。

        「哦!我只想诗兰带你回来见见我们。今晚可以吗?」方母询问道。

        「当然可以!那今晚七点?!拱撂焖焖档?。

        「那便七点,拜拜?!狗侥赣淇斓辣?。

        「拜拜?!?br />
        诗兰一见他已经与妈妈约好,便想逃跑。但是被他识破,一手捉住她的辫子进入办公室。

        「坐过来!」傲天坐在椅上隐含怒意说道。

        「但是...」诗兰退到门口怯怯说道。

        傲天目露凶光威胁她,再不过去必死无疑。

        「我只是......」诗兰胆怯地坐过去。

        「为什麽不给我见你的父母?」他温柔问道。

        「我怕你见完会不喜欢我?!?br />
        「你这是甚麽话!你是你,他们是他们。我怎会见完你的家人便不喜欢你,你的脑袋是甚麽构造!」

        「你不要这麽大声啦!」

        「这你要负责降火!」

        「你这个禽兽,不要在这里?!故及粗耐?,被他抱到桌上。

        「不行!你不听话。这个是惩罚?!?br />
        傲天咬开她的恤衫,露出她的白色内衣。

        「不要呀!会有人入来的?!顾咕芩档?。

        「没事的,外面那两只会挡人的?!?br />
        他一手推开她的内衣,一手扯开她的内裤挂在脚踝上。将她的裙子卷起来。

        「啊!你的...嗯...舌头..不要伸入来!呀!」

        「不怕被外面的人听到吗?」

        「你好坏!唔!」她压抑著说道。

        「不要突然进入!啊!慢点呀!」

        他不理她的说话,继续动作。

        不久後,诗兰的身体挺直,出现高潮的波涛。傲天发现便一下子顶入子G颈,浑身一振,将火热的JY喷入去。

        「啊......喔...」她叫起来。

        「你竟然不带套,真讨厌!」

        「甚麽!你不是挺享受?!顾弥浇戆锼潦?。

        「有孩子怎麽样!」她大声说道。

        「有了才算!我可是要努力一下,不然会赶不上七点去你的家?!顾┖每阕犹嫠┖靡路档?。

        ~~待续~~

        &amp;lt;% END IF %&amp;gt;

        ☆、番外篇~~傲天见家长(二)

        ~~~七点正~~~

        「我回来啦!」诗兰大喊道。

        「回来啦!」方母和她的儿子纷纷出来看傲天。

        「你好!伯母。我叫日傲天?!?br />
        「这些迟点才说,现在诗兰去开饭,不然饭菜会凉的?!狗侥复叽偈妓档?。

        ~~~饭席间~~

        「你和妹妹发展到那种地步?」诗兰的哥哥好奇问道。

        「他的问题不重要,可以不答的?!狗侥杆档?。

        「你们想听真的还是假的?!?br />
        「当然是真的?!顾橇饺艘炜谕档?。

        「当然是...谈婚论嫁的地步?!拱撂旒绞嫉哪抗獬僖闪艘豢?。

        「那不就是被人...」诗兰的哥哥话未说完被人打断。

        「臭小子,再说下去。你给我回房,现在给我闭嘴?!狗侥秆侠魉档?。

        「你有意娶诗兰吗?」方爸出声问道。

        「有是有,只是她不肯嫁。我们已经订了婚?!拱撂焱巧ニ档?。

        「哦,你有几多的资产和在哪里工作?」

        「我是日氏企业公司总经理。而存摺合计应该有几二百几亿美元。刚刚在马尔代夫买下一间别墅......」傲天一一道出。

        「你真是真心对待诗兰?」诗兰的哥哥认真问道。

        「当然是认真,我以我的X命作担保,绝不会伤害她一G头发?!拱撂煨攀牡┑┧档?。

        「那诗兰便交给你,她有甚麽事,我会找你算帐的?!狗桨炙档?。

        「现在都很晚,你在这里过夜。免得你要奔波,好吗?」方母说道。

        「好呀!」他爽快应道。

        「但是,我们这里没有空房。你应该不介意和诗兰一起睡?!狗侥杆档?。

        「当然不介意!」

        「那先去洗澡?!狗侥杆档?。

        「我回房啦!」诗兰食饱说道。

        「那我现在去洗澡?!?br />
        ~~~诗兰的房间~~~

        「比起上次来整齐了不少?!拱撂煨Φ?。

        「你不要靠近我,离开我三尺?!故季嫠档?。

        「为什麽?我已经洗了澡?!拱撂煳实?。

        「因为你会兽X大发,我已经很累。我现在去洗澡,之後睡觉。你今日不准上我床?!?br />
        「我不会的,你给我睡床啦!我发誓今後不碰你!」他信誓旦旦说道。

        「真的吗?」她疑惑问道。

        傲天点头表示是真的。

        「好啦!」她心软答应了他。

        ~~~片刻後~~~

        「你还未睡?」诗兰披著毛巾坐在椅上说道。

        「我要准备明天的文件。你又不擦乾头发,弄得衣服背後湿淋淋?!拱撂炜床还勰闷鹚拿聿燎耐贩?。

        「好舒服!」她享受说道。

        「喂,你不要喊到那样,可以吗?」

        「不行吗?」她不以为意说道。

        「不是不行。我会想要你的,难道你想在张梳妆台上XX?!?br />
        「闭嘴!我还未与你算帐!为什麽你要和他们说我们已经订婚。总之,你的弟弟们未结婚,别想我嫁你。别天真妄想!再说因为你刚才的说话,今晚你睡地下。哼!」说完她便去睡觉。

        而最後的结果,傲天第二天早上腰酸背痛。而诗兰则洋洋得意这几天他暂时不会骚扰她。

        ~~终~~

        &amp;lt;% END IF %&amp;gt;

        ☆、番外篇~~暴妻回娘家(H)

        「天啊!你的爷爷和叔叔想弄死我!早知道当初不要答应他们每个月回来一次?!拱粱鸨г顾档?。

        「这个是你的事,不关我的事。别跟我抱怨?!?br />
        「为什麽不关你的事,若果我累死了,你可享受不到!」

        「笨蛋!说甚麽!」梦瑶一个手肘撞上他的肚子。

        「好痛!想杀夫呀!滥用暴力?!?br />
        「我才不信可以轻易杀了你。真是好痛吗?」梦瑶见他M住肚子。

        「让我看看?!?br />
        梦瑶掀开他的衣服,帮他揉肚子。

        「我这里都很痛呀!」傲火抓住她的手移到他的下体。

        「见鬼!你这个色鬼!」她马上缩手。

        「我们好久没有xx,再不xx不知道会不会阳痿。一次啦!」

        「好了!只此一次?!?br />
        她跪在他腿间,拉开他的裤子,抽出他的男G上下抚M。

        「嗯...继续?!?br />
        她索X双手圈住来套弄。但是傲火不满足,按下她的头向著YJ。

        「来舔它?!姑窝斐錾嗤诽蛩腉头。

        讨厌,她开始有感觉,那里开始有爱Y。

        傲火将手伸入她的X罩玩弄她的R房,惹得她口中嘤嘤作声。梦瑶含著他的YJ上下移动,双手不时弄著他的春袋。

        他真是差点S了,真是舒服。傲火按著她的头上下抽C,深入她的喉咙。

        「嗯...嗯...」梦瑶痛苦发出声音。

        过了不久,傲火便S出JY。

        「乖啦!吞下去?!?br />
        有些JY来不及吞下,沿下巴流到X口。惹得傲火欲火再起。

        「很难吃!」她抱怨说道。

        「是吗?但是你的应该味道不错!」傲火压倒她,埋首在她Y部。

        「你很想要,内裤都湿透了?!?br />
        「不要望啦!」梦瑶一脚欲踢向他。但被他的手指隔著内裤C,便失去抵抗能力。

        「啊...嗯...快点...」傲火隔著内裤舔她,还不时将手指伸入内裤。

        「真是耐不住X子!」傲火脱下她的内裤,吸吮她的爱Y。

        「嗯...啊...啊...」他将男GC入她满是爱Y的小X。

        他用X膛摩擦她的R房, 嘴巴凑上去,啄舐著她的小舌。

        「唔...嗯.....不行了...」傲火感觉G头一阵暖流便S了。

        「外面的人看够未!」傲火一把拿起附近的陶瓷杯掷向门外的人群。门外的老人家纷纷作散。

        「你们现在别指望我们会每个月回来一次!」他喊道。

        「都是你们呀!不是你们没有隐藏气息,会被他发现!现在连春G戏都不会定期上演,哪有乐趣可言?!瓜囊裨沟?。

        &amp;lt;% END IF %&amp;gt;

        ☆、番外篇~~不幸事件

        「梁诗易,你在哪里?」

        「在香港。怎麽了?」

        「没甚麽。想约你明早出来游泳。怎麽呀!」傲海忽然从後抱住她,右手伸入她的短裤轻抚她的Y毛,令她突然叫了一声。

        「没事,你打算约...几点,在哪里等...呀!」他的大手愈来愈肆无忌惮,逐渐伸入重要地带。他的右手也伸入上衣攀登山峰。

        「明早六点半在粉岭火车站东海堂?!?br />
        「那...明天..见...拜拜!」她一说拜拜便马上挂断并马上。

        「谁?是男还是女?」

        「是以前中学....同学...啊...要便快点....」傲海轻轻地C入她的小X中。

        电视上的新闻台忽然播出香港人在马尼拉被劫持事件,诗易马上将他的手拔出来,专注於电视上。

        「八死...有没有搞错呀!搞了差不多十二个小时才击毙枪手。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制服枪手的?!?br />
        「来啦!我们继续啦~~」傲海的狼手又出动,但是被诗易从抽屉中取出手铐铐上双手。

        「这下你不可以动,我以後不会去菲律宾的。不如你去菲律宾帮忙救人。他们好惨呀!开开心心去旅行,却被人枪杀,痛失至爱?!拱梁<籽壅@峁獗阋豢诖鹩α?。而她也忘记要为他解开手铐便去收拾行李,他只得辛苦地为自己解锁。

        傲海解开手铐便打电话准备一切飞去菲律宾。

        「嗨!大哥,大嫂没事吗?」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甚麽事?」

        「我想将在菲律宾的业务全部撤出,反正菲律宾的业务赚不到很多钱?;褂?,帮我联络二哥安排人负责我和诗易在菲律宾的安全?!?br />
        菲律宾~~

        诗易一下机便紧贴著傲海,负责他们安全的人也留意附近的安全。

        「你怕便别来了?!?br />
        「我才不怕呀!但是别人说菲律宾有很多穷人持枪打劫的?!?br />
        「你认为只有他们有枪,我们的保镳都有,而且你老公还有百发百中的飞刀?!?br />
        傲海众人一步出机场便有几个菲律宾人上前,保镳也马上阻止他们。

        「他们是政府的人,让开。你们别妄想我们集团不会撤出,贵国的治安实在令我们失望。在贵国处理好所有问题前,我们是不会在菲律宾投资的。现在可以麻烦你们带我们去医院吗?」

        他一到达医院便马上为伤者们治疗。完成後便步出病房和诗易会合,旁边的政府人员则一直都想接近诗易却被保镳们制止。他们一见到傲海便转方向恳求他,傲海叫保镳们和诗易在门外等候。

        「抱歉!我们所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收回的,再说贵国的经济经过这件事件经济一定会一落千丈的。公司是没有可能再浪费资源的。而且,这件事令到我的老婆相当不安。我的二哥已经承诺不会再与贵国交易的,请好好保重了!不要再来烦我们,不然会有生命危险?!?br />
        临走前,他还他们的手扭伤再将手术刀C在他们的脚上。他们当场痛不欲生,脚上血流不止,附近的护士医生马上上前为他们诊治。傲海则心情愉悦地去找诗易。

        --------------------------------------------------------------------------------

        小月见到菲律宾的事件,实在....

        在此小月为在菲律宾被挟持的本港康泰旅行团死难者默哀,仍生环的祈祷。

        并强烈谴责菲律宾警方及政府,以及发誓永远不会到菲律宾旅行。

        ☆、日家四少~~人物介绍

        人物介绍:

        日骄阳:日氏企业公司的董事长及日帮前帮主,四十七岁,现已将一切职务交付儿子,与妻子游山玩水回来。

        林巧曼:日骄阳之妻,四十六岁,中美混血儿。与丈夫游山玩水回来後,著手要儿子们结婚。

        日傲天: 日氏企业公司总经理,二十七岁,毕业於哈佛大学商学院。为人要求严格,奉行单身主义,对外人极为冷淡。

        日傲火:现为日帮帮主,二十六岁,毕业於美国空军军官学校,情通各式各样的功夫。

        日傲风:日氏企业公司副总经理之一,二十三岁,毕业於哈佛大学语言学系,熟悉各国语言,有一头长发,时不时被错认为女X。

        日傲海:日氏企业公司副总经理之一,二十岁,毕业於爱尔兰皇家外科医学院。他另一不为人知的身份是传闻中的名医华陀,这身份只有日家才知。另外,他不喜欢穿西装,经常穿恤衫牛仔裤四处走。

        方诗兰:二十三岁,外表平凡,以懒为宗旨,做事绝对是慢拍子的,对美食没有抵抗能力的。

        夏梦瑶:二十五岁,外表柔弱,实质上J通所有功夫和武器。有特殊的背景。

        许君爱:十九岁,中意混血儿。凡事没有自信,因某事而成了哑巴。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