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
  • 正文 31-34+番外

    作品:《伤弦曲

        ☆、伤弦曲(31) 惩戒 (限)

        天!我好像拖的有点久....

        不好意思喔!因为过年前泪跑去打工了,所以就无法更文拉!

        姆,真的很谢谢你们的留言与鼓励喔!

        泪会尽量快快更新补偿你们的!

        但是前提是我要想得出後续啊?。?br />
        「嗯嗯……啊…啊……哈…不…」女子剧烈的喘息,媚吟不绝於耳,男人正在她的腿间肆虐着,热切疼爱着涌出春泉的花瓣,她无所适从的紧抓着身下的被褥,因为久未经男人滋润,如今敏感异常,XR上两颗红宝石颤巍巍地挺立,上头布了一层湿意,是男人的杰作。

        「还不说吗?…他、是、谁?」他抬起头来紧盯着她,看来就算将她娶进门,那堆蜜蜂苍蝇还是源源不绝,那好,他就让她只能为他完全绽放,只能对他有感觉,大掌邪恶的转弄着敏感的花核,她的身体司徒焰可是比她要了解的多了,花瓣又溢出甜美的花Y,染湿了他的手以及被褥。

        「焰…不…啊啊…」她摇着头,美丽的粉唇直到刚刚都还紧紧抿着,眼神仍透着倔强,不肯屈服。但男人调情的功力与日俱增,加上怀孕期间身体敏感异常,没过多久眼神逐渐迷蒙水润,但嘴巴却还是不想说出真相,让他吃醋的感觉真好呵!看着他对自己的「惩?!?,心底却得意的不得了,这样才能证明她在他心里的重要X,才能让他知道,她沈若容的「行情」可是夯的很!

        「很好!不说是吗?就看先求饶的是谁!」他墨眸一眯,两Gchu长的手指就这麽无预警的刺进女人的水X中,内壁马上一阵猛烈的收缩,将手指紧紧锢住,男人微微低咒一声,手指的律动时快时慢,另一只大掌则伸上那更加饱满丰润的双R肆意揉捏,怀孕而更加敏感的丰盈因他的玩弄而更形红艳诱人,看着眼前的美景司徒焰忍不住一口含住红艳艳的R尖,吸吮啮咬。

        「哈啊……不会…是我…嗯…不要…」小手捧住作乱的头颅,五指C进黑发中,虽然口中说着忤逆之词,但是身体却诚实的像舒服的来源靠去,压着头颅的手不知是要推开他还是要他更加深入,全身赤裸的自己跟衣服完好无缺,只是被扯的有些凌乱的男人,她不禁气从中来,怎麽每次都是她先认输呢!不行!她要想办法赢他!

        「是吗?」他深黯的眸染着浓浓情欲,嘴上却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身下的紧窒嫩X正在有节奏的收缩,这证明了她已经快要达到完美的情潮,嘴上还是这麽不饶人,他俯身再度封住那不诚实的小嘴,火舌霸道地侵入腔内,将她的甜美呻吟尽数吞入腹中。

        「唔唔…嗯…」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欢唱,她就快要……

        但在达到那顶峰之前,男人残忍将手抽出,看着她意乱情迷的样子,低哑的嗓音说着Y秽的话:「宝贝…想要吗?看看你多湿…R尖儿多敏感,随便揉揉它就硬了呢…嗯?还不说吗?」大掌一手扣着她的纤腰,一手抓拧着饱满,舌尖舔舐着她的汗水,恶意的一笑。

        「你…嗯…」那种欲求不满的感觉真不是人受的!她全身彷佛有小虫子在啃咬般难受,可是又不想让男人的诡计得逞,好!那她自己来总行了吧!

        小手有点困难的伸下秘密花园,找到其中的小核,也顾不得男人灼热的视线和害羞,她伸手揉捏着,感到一阵颤栗的快感冲上全身,更是食髓知味的满足着自己,把男人遗忘在一旁,另一只手忘情的抚上R尖,拉扯转弄着,口中不断发出诱人娇吟。

        「啊啊…好舒服…嗯…」刚刚未满足的情潮又被挑起,而旁边那灼烫的视线也让她更有感觉,很快的就让自己接近高潮的边缘。

        男人着迷的看着她浪荡的模样,感觉下身紧绷的就快爆炸似的,搭起了好大的一座帐篷,热情的她足以让所有男人发狂!终於,沈若容在自己的手里达到了高潮,身体不由自主的抽蓄着,酥麻的快感席卷全身,身下又再泄出了蜜潮。

        满足的她朝司徒焰诱惑一笑,旋即像勾人心魂的美丽女妖般缠上男人的身躯,伸手拉开腰带,嫩唇吻上坚硬的X膛,吸吮出一朵朵红花,然後才满意的覆上褐色的R尖,舔舐玩弄,另一只小手则抚上勃起的男X,隔着衣裤上下搓揉着,听见他的低吟,她勾起一抹胜利的微笑。

        「你也很有感觉哪…我的技术不错吧!嗯?」她拉开碍事的裤子,那挺立的chu大马上出现在眼前,前端微微沁出浊白的Y体,她惊叹一声,伸手将那Y体以手勾去,妩媚地放入自己的口中,品嚐着他的味道,贬贬眼,「咸咸的…」

        男人终於忍俊不住,低吼了声:「妖J!」将她娇美的躯体反转背对着自己,将灼热一举挺进潮湿的花X,猛烈地抽C了起来。

        「啊?。么蟆顾褰袅?,被撑开的花X不适应的收缩着,两人的汗水不断洒落在床褥上,Y靡动人,男人的chu大带给她无比的快感,腰肢也随着律动而款摆迎合,享受这美好的情欲滋味。

        「呵…你这个小荡妇,叫得真欢嗯?叫大声点…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谁的!」他的撞击虽然猛烈,但却很小心翼翼的不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只有自己知道那怒火所为何,那个陌生男人将她抱在怀中时,他心中那熊熊燃起的嫉妒,几乎要把自己焚毁而死!

        「哼嗯…焰…啊啊啊…不够…在深一点…用力…啊啊…」沈若容毫无顾忌的呻吟,若站在房外应该也不难听见,这占有欲强的男人呵!但是她却很受用,在意吧!尽量嫉妒吧!这样他的心才全是她的,她才不怕自己不在他身边时,会被哪个不知名的狐狸J给勾去!

        「如你所愿!」他深深C入,在抽出,每一下都直达花心,感受那紧窒的内壁压挤着他的男X,都要过她不知几次了,还是这麽紧,真是难寻的尤物!一张天使的脸孔,却有着魔鬼的身材。

        「焰…我快……嗯…」她低吟,那剧烈的高潮又朝她扑面而来,只能紧抓着眼前的男人,像抓住浮木般。

        「乖,我们一起…」他爱怜吻吻妻子的嘴角,加快律动,让男X濒临爆发,而水X正快速收缩,紧紧咬着他,最後一个深深撞击,让她攀上快感的高峰,全身抖动欢快地瘫软,而男人则抽出chu长,握在手中急速套弄,顶端的小孔激S出浓白的JY,将女人洁白的背上弄的泥泞不堪……

        ☆、伤弦曲(32) 冰释

        首先要先跟追文的读者说声抱歉,因为已经许久都没更文了。

        以後会固定礼拜六或日发文,还有谢谢读者们的留言、礼物。

        泪看了真的很高兴,也很愧疚′`,没有达到读者们的期望,

        我不会弃文,只不过库存少了点(汗)

        喔对了!说个好消息,我投稿??淖髌分辛耍?!

        可是似乎评审老师不太喜欢风花雪月,只给我佳作= =”

        下次泪会在加倍努力的!

        欢爱过後,司徒焰体贴的将两人擦拭乾净,占有X的搂着她的身躯,气息还微喘。

        「那个男人…没什麽…」一声闷闷的嗓音响起,有点哑。

        「嗯?!顾就窖媲嵊σ簧?,没多说什麽。

        「所以…你别误会…」依然闷在男人X膛,呼出的热气全洒在宽阔的X膛中。

        「嗯…」下腹的欲火又再蠢蠢欲动,男人无奈地叹口气:「别这样与我说话?!顾崛滩蛔≡谄说顾?。

        「你怎麽样嘛!谁知道你懂了没!我可不想被认为是水X杨花的女人!」气呼呼的抬起头,却看见男人闪着火簇的眼眸,如果她还看不懂那是什麽眼神的话,那她就不是女人!可是她因怀孕的关系,特别容易疲惫,再说这种「激烈运动」哪是孕妇能负荷的?

        幸好司徒焰知道她的心情,没有强迫她,轻笑了笑,好听的醇嗓开口:「我知道?!沽饺讼嘤党聊季?,他才再度提问:「为何…你总想离开我?」她难道不知道每次一听见这种话,他的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掐住,无法呼吸。

        沈若容垂下眼睫,须臾,她才抬起头看着他,低叹了声:「因为我没有安全感。你是这里的…我只是……」她顿住,不知该不该说下去,这是她最害怕的事,也是藏在心底深处的一G刺。

        「你不是这世界的人,是吗?」司徒焰带着一种了然的语气,换来的是她的讶异注视,他继续说道:「你以为依照你的所作所为,能不让人怀疑吗?傻瓜?!乖谧约翰炀醯降氖焙蛩难酃庖丫恢醯母孀潘?,越看着她,就越觉得她好像离自己很近、又很远,心底无来由的总会感到一阵惊慌,想做些什麽来确定她在自己的身旁。

        「焰…你…」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她瞒了他如此久,而他却给了自己很多时间,让心底的感觉厘清,泪水盈满睫,她轻轻眨了眨眼,眼泪滚滚而落,但水眸却深情的凝视着司徒焰。

        「别哭了…是我不好…乖…」他笨拙的替她抹去眼泪,却反而达到反效果,女人就像水做似的,流也流不完,他轻叹,然後以最有效的方式制止了她扰乱他心的眼泪---吻她。

        她的泪将脸庞弄湿,可是心里却满溢着幸福,即使他就将要离开她,他们所剩时间不多,但她愿意等,不论多久!

        过了两天车马劳顿後,他们再度回到将军府。大家都非常高兴的在大厅迎接着他俩,一瞧见沈若容的肚皮,厨房的张大娘马上热心的上前搀扶着她,一堆小鬼头也在後面探头探脑的,沈若容轻笑,他们的家呵!

        夜晚,桌上满满都是山珍海味,大家开心的一起吃饭,这也是沈若容提议的,她总觉得只有他们两人的餐桌太冷清了,像现在大家欢乐的模样,不是很好吗?

        北苑

        沈若容躺在床褥上,织着衣裳,司徒焰则靠在她身旁,当她的免费暖炉,由於今天府中上下都热情招待,使她浪费了不少气力在笑上面,这时已经是边织衣边打瞌睡了,靠着司徒焰宽阔的臂膀,她满足地谓叹。

        「焰…我跟你做个约定可好?」她睡意蒙胧的说,眼皮都快黏上眼睛了。

        「嗯?」司徒焰替她拉好被褥,轻声回道。

        「我们小宝贝的名字……」她打了个呵欠,「要由你来取喔!」司徒焰将她放平,她不久渐渐睡去,耳边听着男人坚定的回答,满足的勾起笑容。

        「我会的,等我回来。我的妻儿?!顾诿技淝嵊∩弦晃?,将她搂在怀里。

        「我会乖乖等的…」彷佛梦呓般的低语,她沉入梦乡。

        笠日若容睡醒时,司徒焰已经去上朝了,久未见到的小梅及云彩迫不及待地进了房门,眉开眼笑的问候。

        「夫人,你去了这麽久,云彩可想死你了!」云彩调笑着说,拉着若容的手坐在床铺边缘,这两个人与她是越来越好了,像极了她那现代的朋友。

        「你喔!就会说好听话,我也很想你们哪!还有那些小鬼头、和大家,你知道在那里什麽都不用做,好无聊的!」沈若容笑着说,忽而又像是想起什麽事,面容转为黯淡。云彩与小梅互视一眼,了然的开口。

        「夫人…是不是在想将军要出远门的事?」小梅轻声问,果然换来沈若容的一声长叹。

        「小梅,他可能无法看见孩子出生,即使我跟他约定好了,可是只要一想到,我就…」她欲言又止,不安的感觉一直袭向她,不能忽视的第六感一直催促她阻止司徒焰前去,可…他不能,她也无法改变。

        明日,他要启程了,她特地为他缝制了一个护身符,听说那叫做长命锁,可以保佑持有的人平安顺遂,她不知道在缝的时候曾经流过多少眼泪…以致於那块布有些皱,她打算明日在为他挂上的。

        ☆、伤弦曲(33) 长命锁

        哈搂....我终於更了,其实为什麽这麽久没更,

        一方面是因为最近都在忙着考检定,一方面就是因为----我卡文了。

        但是挤出第一篇,那以後就好办了,一星期更一次大概、也许、应该

        没问题吧.....(虽然泪自己也粉怀疑)

        夜里,沈若容背对着司徒焰,闭着眼却怎麽也无法入睡,翻了身面对着他,一股无法言喻的心疼及爱恋涌了出来,伸出葱白的手,抚上他刀刻般的俊美面庞,明明是男人,却有着长如羽扇的睫毛,乍看之下的睡姿宛如一个掉落凡间的天使,无邪的紧,她慢慢往他身边靠拢,眷恋的记忆着他的轮廓,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溢出唇边。www.luanhen.com

        他动了一下,惊醒了她,赶忙要收回手,却被一把抓住,紧紧握在手心里。他睁开如子夜星辰的眸,深深看入她眼底,她双颊一红,乾脆闭起眼来当作没看见。下一秒他将她拥入怀中,在眉间上轻轻印下一吻,炽热的鼻息洒在耳畔,她忍不住流下眼泪,为什麽?为什麽她以为可以幸福的时候,却总是有人来搅局?

        「…别哭?!顾就窖姹ё潘牧Φ烙旨恿思阜?。

        「别去了…我就不哭,留在我身边…好麽?」她几近哀求的口吻,将脸庞埋入宽厚的X膛中。她在赌,赌他能不能为了自己而留下来,即使,那胜算等於零。

        「容儿…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顾脱谱派ぷ?,君命不可违,况且这是他答应他的条件。

        「如果…带着我呢?」她抬眸望向司徒焰,她不怕吃苦,只要能在他身边…

        「不行,太危险了。你没有自保的能力?!顾胍膊幌刖突鼐?,那是一件危险的任务,不可能让她跟在自己身边,万一她受伤了,也许他又会向上次那般,彻底失去理智。

        「是吗…我知道了?!谷羧莸目谄镉凶拍蜒诘氖?,吸吸鼻子,她疲惫地说了声:「晚了,睡吧?!贡阕肀丈涎?,心底仍然纷乱,辗转了好一会才渐渐睡去。

        今晚是他们第一次同床异梦…

        府门前

        「将军,凡事小心?!沽醪⑿ψ哦_?,本来以前他是不会如此多话的,但是自从夫人来了之後,她说过很多话是自己原本想做却不敢做的,如今他也能坦率面对关心就是要说出来。

        「嗯?!沟愕阃繁硎局?,他看向那个从早晨就不发一语的女人,刘伯会意他们需要独处,便悄悄地进府去,留下他们二人。

        若容仍然低垂着头,司徒焰将她下巴抬起,她才总算看向他。

        「你打算这样替我道别?」他柔声道,大掌依然很习惯地替她顺了顺发丝,然後在她的眉间印下一吻,「你这样,我如何能安心?一向活泼带给大家欢乐的人,什麽时候变成如此感伤?嗯?」但沈若容不知怎地,就是不说话,他松开了手,心底难免有些失落,看来这次是真的伤到她了,正准备要上马时,顿觉身後一阵重力,转头一看,原来是他被抱住了,扬起一抹温柔微笑,转回身将她抱个满怀。

        「求求你…一定要平安…绝对…」她抬起眸,虽然忧伤仍在,但已经多了坚强。

        「我答应你?!顾晕鞘脑?,封住了那片柔嫩,轻柔地、缓慢地。

        「把这个带着,不能丢掉、拔掉,知道吗?」她伸出手替他挂上,一条质朴的长命锁静静地躺在他X前。

        「出发了?!顾缟下?,挥动马鞭,扬长而去。

        「焰??!」沈若容对着他大喊,「不能忘记我们的约定??!我会等你回来的??!」无人回应,尘埃越来越远,她静默下来,转回身,泪扑簌簌的掉落,糟糕啊…他才刚出发而已,她却已经在思念了。

        就像是知道妈妈的心声似的,沈若容的肚子竟然被踢了一下,她惊讶的瞧着自己的肚皮,却已经没了动静,但她知道,宝宝是在安慰她,擦了擦眼泪,扬起一抹笑「宝宝,我们也有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哪!」进入府门,那抹清丽的蓝色身影渐渐淡化。

        是了,她有着更重要的事??!

        ☆、(34)-进G

        嘿嘿,久等了。

        其实目前来说,都会是清水文喔!

        但如果我写腻了,我还是会暴走低。

        敬请期待暴走之番外篇吧!

        司徒焰离开之後几日,她常常走神,有时候只是坐在窗边,就能待个一下午,有时候在凉亭看着夏天绽放的荷花,连云彩小梅唤她都恍若无闻,大家即使明白什麽原因,但却无法替她做些什麽,让府里上下都弥漫着没有活力的感觉,直到有一天,沈若容唤来了云彩,说是要出去买东西,拉着她到了皇城中最热闹的街。

        「夫人,你要买什麽,告诉云彩就是,怎麽在这儿绕来绕去呢?」他们已经绕了同一个地方两三次了,若容却迟迟没有下手买下任何一个东西,只是一直的望着皇G。

        「云彩,我想进G去?!股蛉羧菀挥锞?,她今天只是来看看附近的情况,还有顺便透透气罢了,她知道她太过於执着着思念他,却忘记了自己想做的事,结果不仅害的大家担心,也让她的计画一直停摆,她决定了!她明天就要进G去,找那个「罪魁祸首」谈判!

        「夫…夫人说的可是真的?」云彩惊讶到结结巴巴才问完这句话,难道夫人是要进G去质问皇帝为什麽要让将军出远门吗?对!依夫人的个X,这绝对是可能选项??!

        「夫人,你千万别冲动??!将军不会乐见你去的,别去??!」她马上苦口婆心地劝说,说的沈若容哭笑不得,天哪!果然日子一久,他们两个古代小女婢果然被她教的很「现代」!

        「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我只是想去跟皇上『谈谈』?!顾雌鹨荒ü钰艿男θ?,云彩看得心里毛毛的,结果他们最後只买了三串糖葫芦便回府了,唉!那他们之前在绕什麽???

        「进G?!」刘伯一听,免不了还是惊诧了一会,但毕竟是经验老到的管家,很快便恢复镇定,问道:「夫人进G所为何事?」

        「我要找皇上,跟他谈谈我家相公?!顾Φ暮芪藓?,可是却令人感到一阵不安,他们这位常?!妇篮住沟慕蛉?,会做出什麽事大家都不敢保证哪!

        「夫人…你若出事,小的很难跟将军交代…还是等将军…」刘伯正要劝说,马上被她打断。

        「不会的,刘伯。我真的不希望他再像现在这样离我而去,他如果在外面出了什麽事怎麽办?他这个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受了伤也不会吭一声痛,又不会照顾自己,我不会再让他去冒险了!所以我要去,我一定要去跟那个人谈?!顾蝗挥窒肫鹚堑某跤?,那个孤寂冷漠的男子,眸底露出决心,她知道古代的皇帝是多麽专制、独裁,可是不踏出第一步,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去冒未知的险,她的第六感催促她,这次的机会是一个契机,如果错过了,她会後悔一辈子。

        「夫人…」刘伯沉默了一会,终於展开微笑,认真地说:「老夫马上替夫人准备进G之事,明天许是太仓促,请夫人静候老夫佳音?!顾低瓯愦掖业馗先グ焓露?,留下沈若容主仆二人。

        「云彩?!股蛉羧莼搅松?。

        「…嗯?」云彩迟迟无法从「连刘伯都同意夫人乱来」的思绪中抽回,随便应了声。

        「我饿了,快去准备晚膳,叫大家去大厅吃喔!」她拍了拍云彩的肩膀,嘴角噙着一抹笑,潇洒地走回房。

        「喔,晚膳,去大厅吃…大厅?夫人?。乖撇梳嶂峋醯刂郎蛉羧萦只指戳?,又是那个看似无忧无虑,实则聪颖机灵的那个她!於是乎,云彩发挥下人最大的功用「传播」给府中的每个人知道,想当然尔,今晚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夜。

        数日後

        在刘伯的安排下,今日是沈若容进G的日子,依照峨梅国G规,凡是诸侯将军内人进G均需穿着正式G服,所谓正式的G服,有着三层六挂,越是阶层高的人,要穿的也越多层,头发必须全部盘起,并戴上一顶名为「景明珠冠」的头冠,说是要与这皇朝的信仰相互映。沈若容也算好运,她进G这日恰逢G中每月的「赏花日」,因此许多诸侯将军的内人也都会齐聚一堂。

        沈若容从来没有进G过,不过她也知道,司徒焰是多麽?;に?,以她一介平民的身分,竟然什麽都不用准备,马上从侍寝变成正G夫人,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她不是笨蛋,至少看过这麽多小说,堂堂护国大将军,且不论那些公主郡主会拼命想攀上这个位置,那些平民商贾的千金更是希望能嫁给皇亲国戚,现在到好,被她一个来路不明的穿越少女捡走,莫怪那个南岚郡主这麽嚣张,她可是什麽都没有??!她也问过好几次将军大人,可是男人不说就是不说,就算找来一百头牛拉他也拉不动!这次进G去,沈若容心底暗暗决定,一定要把所有事情都弄清楚!

        乘着轿子,G门缓缓开启,一座华丽的G殿便活生生映入眼帘,虽然是来办正事的,但是她可是第一次看见皇G??!果然跟书上说的一样,富丽堂皇、雕梁画栋,甚至比电视上看到的更加震撼!

        ☆、伤弦曲番外-诱惑(上) (限)

        甜蜜蜜番外篇登场,时间是未知数(?)

        最近看了一本我觉得很厉害的书,所以我打算跟他学习,

        把辣文写个七篇八篇,彻底的给他拖拖拖,拖到正文都不写了?。ū淮颍?br />
        好啦~~唉~总觉得写起来有一点点不顺,我有空在来改一下好了。

        -------------

        她很无聊,无聊的想找事情来做。

        正好有了一个莫名奇妙的想法。

        司徒焰已经整整一个礼拜没有回房睡了,也整整一个礼拜没有碰她、亲她、抱她,这让她真的很怀疑他到底怎麽了?净往外面跑,又都睡在书房,那里还有一个很适合偷情的雅房!

        她越想越奇怪,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终於决定实施一件计画---去诱惑他。

        找来了云彩和小梅,准备带有茉莉花香的J油来泡澡,还特别去找了一件很薄很薄的薄纱,透明的从外头就能看见里面的肚兜及亵裤,她站在镜子前绕了一圈,满意的勾起唇。

        「小姐…你确定真…真的要去?」小梅虽然嫁人为妇了,但脑子里的保守还是让她觉得这种事很羞赧,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

        「嗳??!去的又不是你,你怎麽倒害羞起来了?」云彩取笑道,同是姐妹,可个X真是差的十万八千里呢!

        「呵呵!我走啦!」若容笑笑,薄纱外还披了件外衣,头发也刻意的放了下来,看起来娇媚动人,举步往东苑去。

        其实心里正扑通扑通跳,天哪!她真的有够大胆,不知道某人看了会如何?就不信他还把持的??!她奸笑着敲门,门内的嗓音清明,丝毫听不出有任何疲倦的感觉。

        进门果真看见他埋首於书案中,并未抬起头来,只是一直看着那份书牍,若容见了既心疼又生气,鼓着脸颊走了过去,直接走至他背後,双手环住司徒焰的颈项,在他耳边吐气如兰的低喃:「想不到焰是个工作狂呢…忙到都没时间陪你的爱妻…」小手还沿着他的面颊来回抚M,很是挑逗。

        司徒焰没有回话,但眼眸却燃起情欲之火,这小妖姬,几天没见就变的如此大胆狂放?连他都敢挑逗。但他维持着不动声色,享受着她的主动。

        沈若容心底气极,可是不服输的个X又让她不想放弃「焰…你看我,这是特别为你准备的喔,你不看的话我就要去给别人看??!」她甜甜一笑,退开数步,伸手一拉系绳,外面的长袍随重心落下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圈,一具丰润细致的女体便展现在男人眼前,轻柔的薄纱紧密的贴在身上,若隐若现的感觉令人忍不住口乾舌燥。

        司徒焰微微皱眉,很是不悦,却又无法不动心。要给别人看?那他第一个挖了那人的眼珠!见她朝他走来,他也放下手中的公文,好整以暇的等着她。

        她柔若无骨的身子倾上前去,呵呵笑了几声,暧昧地说:「焰的身体可是比嘴巴要诚实多了……你瞧…」说着手便抚了上去,感觉到那欲龙蓄势待发的力量,她顽皮的隔着裤子抚弄着,满意的听见男人的喘息声渐沉。

        嫩唇贴上那略带冰凉的薄唇,丁香舌探入温热的嘴里与他的舌交缠,两人的身体都因为这个吻而加温,沈若容的手拉扯着他的衣服,弄得好不凌乱。司徒焰一个转身,将书桌上的东西扫落在地,女人的娇驱转瞬间被压在书案上。

        「小东西…勾引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他舔舐着沈若容圆润小巧的耳珠,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激起她敏感的颤抖。

        大掌俐落的将薄纱解开,露出绛色的肚兜,低头从颈骨落下绵密湿热的吻,隔着布料揉捏着两R,感觉到在他的狎玩之下R尖充血挺立,一把拉开碍事的肚兜,白嫩丰盈便出现在眼前。

        司徒焰顺手取来一支上等紫檀狼毫笔,细致的软毛触感极好,以它取代手掌挑弄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700/" title="功德之主小说5200">功德之主小说5200</a>

        着蓓蕾,一阵无法言喻的酥麻感窜开,他含住另一端的红莓,湿热的舌绕着R尖打转着,令女人难耐地娇喘呻吟。

        「好痒…嗯啊……」沈若容不住挪动着娇驱,想摆脱这种酥麻感,上身的衣物不翼而飞,只剩下一件遮蔽下身的亵裤。

        狼毫笔来到肚脐眼,司徒焰坏心的绕着它转圈,马上惹来女人的娇笑「不要…好痒…呵呵…停手…嗯…」另一只手将她的亵裤扯了下来,沈若容全身赤裸的展现在男人眼前,艳红的R尖上头布满的男人的津Y,闪着晶亮的色泽,令司徒焰眼眸又暗了几分。狼毫笔移到那神秘的禁口,笔尖找到小核来回拨弄着,蜜X因为刺激而泌出花Y,沾湿了笔尖。

        男人变本加厉的逗弄着花X,毛笔在X口与小核之间来回穿梭,蜜Y不停溢出,把整支笔弄着湿淋淋的,最後司徒焰将整支笔C进花X里,开始快速的抽送。

        「啊啊…嗯…」沈若容不住娇吟,水眸湿润晶亮,弥漫着情欲,男人俯下身给了她一记煽情惹火的吻,两人的舌追逐嬉戏,男人的欲J偾起充满威胁力,不过他很能忍,因为他要让小妻子知道随便勾引他的下场是如何。

        ☆、伤弦曲番外-诱惑(中) (限)

        嗯嗯,我很满意!

        不知你们满意否?

        话说下礼拜要考试了,可能又要停更去念书&amp;gt;”&amp;lt;

        总要抱一下佛脚XDD!

        等这篇番外写完,我再回去写正文好了。

        嗯哼,写番外会写上瘾的(笑)

        「浪娃儿…你好湿…」司徒焰俊颜露出邪肆的笑容,毛笔在花X里头摩挲着嫩壁,恶意的转着圆圈,另一只大掌握住丰盈,五指一收一握让它在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嗯…不啊……」Y浪的声响随着毛笔的抽动而发出滋滋水泽声,水X不自觉的紧咬着C入的异物,笔的尖端往她的敏感处探去,整支毛笔只剩下男人手握着的地方还露在外头,其馀的则在里头肆虐着。

        「这里吗…嗯…」他无意间揉弄到一处柔软,随即引起女人的娇颤,顿时蜜水不停流淌,甜腻的气味布满整间书房,看着女人的蜜X因刺激而不断泌出甜Y,司徒焰突然觉得口乾舌燥。

        他将那紫檀狼毫笔拔了出来「噗滋」一声夹带着Y水滴落在书桌上,女人修长美丽的腿被整个扳开,让神秘禁地展现在他眼前,俯下身伸出舌头缀饮着甜美的花Y,温热的舌头找到隐匿其中的花核,轻轻啃咬着,敏感处被他这样一弄,更是流泻不止。

        「不…焰……好难受…嗯啊…」若容如今情已动,全身燥热难耐,双R沉甸甸的,R尖红肿挺立,小手不由自主的抚上丰盈,凭着自身的感觉抚弄起自己,小嘴不停溢出娇吟,男人看见她如此浪荡的姿态,包裹在黑衣下的昂扬又壮大几分,只想快点埋进那湿热的水X。

        「好甜…」他像只餍兽般不停吸吮着蜜Y,舌头灵活的在X里进进出出,女人的花Y将他的下颚沾湿,X壁收缩抗拒着舌头,不知道是要将它弄得更深入还是拒绝。

        「好热…嗯…」像是放了把火在身上烧似的,她就快要…快要……

        内壁不停收缩,强烈的快感席卷而来,揉捏双R的手用力的捏出红痕也不自知,小嘴微张,津Y因来不及吞咽而流下嘴角,男人知道她要高朝了,於是手掌一齐揉捏着小花核,女人颤抖更凶了,他除了舌头之外,还加入了一只手指,两手并用着,将她推上情潮高点,女人细软的声音在那刻来临时变的更加诱人,全身在高潮的浪尖口不断抽蓄着,娇驱呈现桃粉的色泽。

        「…啊…啊…」她脑袋像是被糊住一样,什麽事情都忘记了,全世界好像只剩下这个跟她缠绵的男人,水眸泛着情欲的色彩看向他,竟然全身还是未褪任何衣裳,她不禁感到面红耳赤,怎麽原本是要让他败在她裙下的,现在反而倒过来了?

        她不甘心的扑向男人,伸手解着男人的衣裳,而且是很chu鲁的解法,小嘴儿刁蛮地含住那片只属於她的薄唇,刷的一声男人衣裳被拉了开来,青葱手指迫不急待的探索着,肌理分明的线条令她流连不已,男X敏感的地方也被她爱抚着,舌激烈的与彼此互相交缠,两人沉溺在爱欲里。

        「焰嗯…M我…」她将身躯更靠近他,柔嫩的丰盈在他X膛摩挲着,司徒焰chu喘着,身下的亢奋像快撑破布料,他着迷地顺从女人的要求,用力挤压着那两团饱满,舌头舔吻着R尖,发出「滋滋」声响。

        「啊…好舒服…」沈若容情不自禁的往後仰,披散的长发因汗湿黏贴着後背,额上也布着香汗,水润的红唇微肿,是男人的杰作。

        司徒焰再也忍不住了,他迅速解开裤带,将肿胀已久的chu长释放,上头因兴奋而泌出白浊的黏Y,伞端摩擦着嫩壁,将chu长沾染上蜜水,时不时的顶着敏感的花核,让女人娇媚的嗓音更剧。

        「容儿…」他舔吻着沈若容脸上的薄汗,一个挺身将chu长C入水X里,开始缓慢的律动,次次都C入最里面,伞端也摩擦着内部,带来无比的快感。

        「嗯…焰……啊啊…好深…不行…」她狂乱的不知所语,俏臀跟着男X的律动而摆动着,蜜Y随着chu长的进出飞洒在书案上,男人的腹部也沾染上,因为过於缓慢的动作而觉得不满。

        「…心急的小东西…」他轻笑,还是依然维持着缓慢的律动,大掌却抱住她的腰身,将她给带离了书桌。

        「不要…动…啊…哈啊……要去哪…嗯…」司徒焰走向後间雅房,每走一步,巨刃就深入蜜壶深处使蜜Y更甚,随着沿途滴落在地面,Y靡不堪,司徒焰坏心的随着走路的角度不同而C入,每一下都有着无法言喻的快慰,他慢条斯里的推开门,身上的女人早就无力攀附着他的颈项,XR摩擦着他的。

        「很舒服吧,娘子?!顾崽舻奈亲湃羧莸拇桨?,腿间开始强而有力的抽C,大掌扣着腰身,将女体抵在墙上,猛烈的进出。

        「讨厌…啊…」对他的称谓感到羞赧,但秘X却很有反应的一缩,让男人低咒一声,又更加剧攻势,交合的声音不断,chu长每每抵入深处时,外头的囊袋也拍打着女人的臀部。

        「喜欢我这样动吗?」他看着身下的娇媚模样,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满足还有欲火,抵着墙耸弄了好一会,便抱着她走向床铺。

        「喜…喜欢…」她诚实地达道,忍不住又寻找着他好看的唇,像是缺水的鱼般渴望着甜美的甘泉,舌头来回舔着男人的唇瓣,直到他受不住的霸道的吻住她,灵舌滑近她檀口,chu暴的吸吮着。

        ☆、伤弦曲番外-诱惑(下) (限)

        啊~甜蜜的番外结束了。

        有没有意犹未???!

        哈哈!好啦,我想以後应该还会有续集。

        嗯,本人似乎写上了兴趣。

        不过正文哪,又是一个问题了(叹)

        要暂时停更到下礼拜六了,因为要期中考啦!

        泪虽然不是很用功,但是也不能太混哪!

        你说是不是?

        「啊…嗯…啊啊…」她在男人猛烈的撞击下只能娇吟出声,男人过大的欲J撑开花X口,次次都没入深处,小手无意识的抓着被褥,承受着他的耸弄,腰身跟随着快感与他一同起舞。

        「再浪一点!叫出来?!顾苹笞潘?,J壮的下身来来回回撞击着,舌舔吻着女人上身的每一处,挑情的舔着耳珠,在她耳畔洒下炽热的喘息。

        「焰……啊…再用力一点……嗯啊…」她被他的气息扰乱,男人的麝香及Y靡的气息在在都把女人拖入情欲的漩涡中,至高无上的快感蔓延着全身细胞,她在猛烈的攻势下不知得到多少次高潮,男人却还迟迟没有解放。

        「真浪…」司徒焰封住那微张的唇,被吻的鲜艳欲滴,他将硕大抽了出来,女人的嘤咛声令他勾起唇,调整了一下位置,坐起身女人便宛如初生婴儿般被抱在X前。

        大掌找到花X口,将它往两边拉开,欲龙狠狠贯穿娇嫩的水X,嫩壁猛地收缩,绞的男人差点J关失守,接着惩罚X的用力一顶,若容的娇吟不绝於耳,带着chu茧的手揉捏着X脯,彼此的汗水交融在一块。

        「嗯…不行了…快点…结啊……束…」被抽C的嗓音有些破碎,若容又再次达到顶点,可她真的快累瘫了,男人却还J力饱满。

        「呵呵…没用的小东西…」他舔去若容脸上的香汗,腿间加速力道冲击着,伞端摩挲着最里端的子G口,感觉到嫩壁强烈的收缩,他眯起眼,快速的冲刺着,抽C了数十下後,他深深挺进最深处,阳关一松,灼烫的热Y灌满整个湿热的花壶……

        ----------

        「噗」一声,男人将发泄过的阳具拔出,JY带着花Y汩汩流出,看的司徒焰又再度硬了起来,他温柔的顺了顺沈若容的发丝,看着她因过度疲惫而沉沉睡去的容颜,未乾的泪痕、红肿的唇瓣、全身被狠很爱过的痕迹,越看欲火烧的越旺,他又想要了…

        「容儿…再一次?!顾蛴脱频纳ひ裘匀擞栈?,可惜女人G本没听进去,司徒焰伸进水X内,将残留的Y体涂抹在後庭,绕着那紧窒的X儿打转,慢慢的将中指C了进去。

        「唔…好累…不要了…」沈若容感觉到有异物入侵,她扇着迷蒙的睡眼求饶道,可是这样的表情却让男人更感X趣,另一只手温柔的抚触着饱满,舌尖缓慢的舔着茱萸,直到它挺立绽放。

        「乖…你会喜欢的…」他趁着她毫无防备时又加进了一指,若容虽疲倦,但身体依旧为男人而火热起来,她被调教的极为敏感。

        「嗯…一次…最後嗯…」男人的唇舌到了水X口,找到那敏感小核轻咬着,女人的蜜水又开始泛滥成灾,而後面的手已经开始缓慢地抽送,让她适应待会更形chu大的龙G。

        「好…保证?!顾槌鍪?,一手扶着巨大,将娇媚的身躯背对着他,往後庭缓慢地刺入,看着她的菊X吞吐着男X的模样,司徒焰的硕大不禁又加大了几分。

        「啊…又变大了…太大了…不行嗯…」微微撕裂的痛楚令她感到害怕,忍不住想退缩,却被男人一个挺身给充满,想逃也来不及了。

        「可以的…」他开始抽送,不同於嫩X中的快感,让他舒服的眯起眼,chu红的男X每次进出都翻出内部的粉色嫩R,而为了让她也舒服,空着的大掌爱抚着前方的水X,湿淋淋的汁Y不停流出,手指稍嫌chu暴的C着水X。

        「啊啊…哈…大坏蛋…嗯啊…」她只能做一件事--叫床。

        司徒焰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迷人的嗓音轻抚在耳旁:「先勾引我的,可是你啊,娘子?!雇燃渌俣炔槐涞某中?,他已经忍了一星期,现在大餐自动送上门,哪有放着不享用的道理?

        「别叫我…哼…」她赌气的说,眼神却水润迷蒙,显然也有享受,只是她体力太差了,总是撑不过几回合就宣布投降。

        「哦…娘子不喜欢为夫如此唤你吗?」感受到前方的嫩X开始收缩,他却坏心的将手指抽了出来,硕大也停留在菊X深处不动。

        「别…」她不满的娇嗔,可司徒焰却不予理会。

        「说夫君我要你狠狠的爱我,我就给你…」他坏心的提议,女人却摇头似波浪鼓,司徒焰将肿大的男X抽出,顶在花X口摩擦徘徊。

        「嗯…不要…快点进来…」若容因情欲的需求而情不自禁的往後退,可男人却早有预料的让她碰不着,她快急死了,好想要,好想要一个巨大的东西充满她,软绵的嗓音终於哀求道:「夫君…我要你爱我…要我…狠狠的要…」

        司徒焰满意的一举挺入「啊…好B……」女人也随着摆动腰枝,两人默契十足的满足着对方,火热的chu长抽C着,感觉水X也跟着收缩时,他再度加快速度。

        「我们一起去…」强力抽送了几下後,浊白的JYS进抽蓄不断的水X中,两人一同达到美丽的高潮……

        隔天下午女人才悠悠醒转,全身无力的摊在床上,还是司徒焰喂她吃饭,抱她去洗澡,让她休息了整整七天才恢复体力。

        「绝对不要去惹沉睡中的老虎?!谷羧菝?。

        ☆、伤弦曲番外-新年贺文(上)

        嘿嘿~~对不起,迟了两天。

        因为有点难想,所以构思很久。

        不过番外秉持着最高原则,

        就是给他h到底啊啊~~

        我同意某人的说法,写正文真的很头痛,

        偶尔就会像现在这样---思想暴走。

        今天是来这国家後第一个新年,虽然跟现代有点差别---人们不是在早上庆祝,而是选择夜晚。

        「焰,有夜会耶!我们去嘛!」沈若容兴奋的拉着男人的手,撒娇道,水眸里映满期待,像小兔子一样,男人无奈又宠溺地点了点头,两人手牵着手往府外走去,背影被拉的长长的,亲腻的依偎在一起。

        夜会其实就等同现在的庙会,峨梅国里向来早睡早起的人民是不可多得的庆典,每年都吸引了大批的人在城内大街上摆摊、游玩、杂耍等等…是个难得的不眠夜。大街上灯火通明,五光十色的绚烂烟花也在空中绽放,沈若容拉着司徒焰在大街上走着,手上已经多了不少吃喝玩乐的小东西。

        「??!焰,有糖葫芦!这里也有糖葫芦?」她高兴的跑去那摊贩上向小贩拿了一支,甜甜的糖浆包裹着四颗小李子,外表看起来鲜艳欲滴,沈若容赶紧咬了一颗,甜甜的滋味在嘴里化开,幸福的眯起了双眼。

        「小馋猫?!顾就窖嫘Φ?,顺手将她落到前方的发丝捋到耳後。

        「焰知道吗?我的家乡也有糖葫芦喔!是我喜欢吃的甜点排名前十名!」说着又咬了一颗,他们漫步在街上,周遭净是摊贩们的吆喝声,热闹吵杂。

        沈若容专注地吃着,却没发现到男人一闪而逝的复杂眼光,微微低头,便瞧见她嘴角旁沾染上糖葫芦的糖浆,温柔地伸手替她抹去,见她疑惑的瞧着自己,司徒焰将手指放在嘴里舔掉那抹甜腻,眼眸幽深的注视着她。

        「太甜了?!顾菩Ψ切Φ拇?,若容的脸却一下子烧了起来,旋即转眼看向其他地方。

        「那、那是因为你不喜欢吃甜食嘛!」她噘着小嘴反驳,啊呀呀!他实在是太、太诱惑人、太X感了,忍不住又偷偷瞄他,唔!说他是将军吗?这麽俊美的脸蛋比较像书生吧!不过在衣服下的健硕身躯倒是名副其实…??!她在乱想什麽!不!不行!

        她连忙看向热闹的人群,却看到许多目光,不外乎是在看她家相公的,环肥燕瘦竟然都有,还有些频频走近他们,然後对司徒焰猛抛媚眼,天哪!轰的一声彷佛有什麽被点燃了,她对又要上前来送秋波的女子一记恶狠狠的目光,那女子吓了一跳,随即尴尬的走往别处了,可是苍蝇如此之多,她哪应付的完?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勾着司徒焰的手臂,宣告她的所有权。

        「嗯?」司徒焰低下头看向小妻子,可她却没理他,迳自对眼前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以眼神恫吓着,他挑挑眉,不明所以。

        「焰,我突然觉得好累,我们回去吧?」她抬起脸,刚好跟司徒焰低下的头撞个正着,她吃痛喊一声,用手揉上那痛处。

        她不矮,在现代里她本来就算高,虽然司徒焰有起码180,但他们也差一个头而已,所以他低头、她仰头不偏不倚刚刚好亲密接触,不过、但是、可是,通常这样应该都是嘴巴碰在一起??!为什麽换成她就变成头?好没情调啊??!沈若容一张脸哀怨的可以。

        「傻瓜,很疼吗?」虽然他是没有感觉…

        大手温柔的抚上去替她揉捏着,这时若容看向附近的女人,有的人咬牙切齿、有的羡慕忌妒,哼哼!这下知道谁才是赢家了吧!她勾起唇。虽然不喜欢忌妒,可是她更不喜欢有女人觊觎她家老公,想到他以前出门也像这样,她就打翻一坛醋。

        「不疼了,谢谢?!顾运就窖嫖⑽⒁恍?,司徒焰墨眸一暗,俯下身J准地封住那片柔软唇瓣,伸舌舔去沾在她嘴角旁的甜腻,邪佞一笑。

        「达成愿望了?」他调侃道,邪气的笑容依旧,看得若容心怦怦跳,脸顿时如晚霞般红润。

        「什、什麽呀…」她拉开距离,连带也放开勾住他的手,令男人不满的眯起眸,本想将她在度拉回自己怀中,但是人群突然躁动起来,一古脑儿往他们的前方挤,街道顿时水泄不通,沈若容一看,才知道原来前方有游行开始了,大家都拼命想挤到前方去看,就造成现在这种夹心饼乾的状态了。

        「别动?!顾瘸獾?,沈若容不明所以地看向他,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大吃一惊,难道他被人群推挤受伤了?这才发现他们俩人的身体因为面对面的拥挤,而紧密地贴在一起,而且她、她的手……

        「??!」她很不好意思的想抽出「不小心」放在某人重要部位上的手,可是人群真的太挤了,她想动作时,人群就挤一下,她不动,人也不动了,可是…她满面羞窘的望着司徒焰,天哪!只是这样他、他就、就…

        「娘子…要勾引我也不用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俯身在她耳畔旁低哑地道,谁知道刚刚的摩擦带给他的快感,这小妮子总有办法在瞬间挑起他的欲火。

        ☆、伤弦曲番外-新年贺文(下) (限)

        嗯...晚了好些天,下礼拜是期末考,也可能没办法发文了。

        不过下次想发月印,希望大家会喜欢。

        「我不…呀!你…能不能克制点!」感觉到人群又在骚动,两人之间的摩擦加剧,手的温度也随着布料下的灼烫而升温,她不禁面红耳赤地娇嗔,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也只好拼命想把手拉出来,但是反而适得其反,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制止了这甜蜜的折磨。

        「…我想现在该找个能够『好好聊聊』的地方?!蛊涫邓枪室獠话镄∑拮油牙刖骄车?,只是为了给她一个小小的惩罚,没他的允许,不能轻易躲避他!

        「什麽东…西…哇!」她失声惊呼,因为司徒焰突然将她抱起,瞬间跃出拥挤的人群,但是他们并没有返回将军府,而是停留在不远处---一个狭小拥挤的巷子里。

        司徒焰将她抵在墙上,挺拔的身躯在这狭小空间显得有些不妥,怀中的女人气急败坏的瞪着他,他也不动,就这麽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你别乱来喔!这里会有人经过的…真的啦!我们回府、回府…啊…」作怪的大掌无预警的罩上那丰盈,猛地收缩,惹得女人惊呼,又连忙想起这里不远有人群,马上用手捂住了嘴,可男人却恶意的从抓改为轻轻揉捏,敏感的蓓蕾渐渐挺立,女人的樱桃小嘴也发出一阵阵像猫一般的春吟,只能说男人将她调教的太好了!

        「呵,敏感的浪娃娃…」他轻笑,手却没停,转而用手指拧弄着挺立的蓓蕾,另一只手将那碍事的小手拉开,俯身吻了上去,火热的舌找寻到丁香,热切地勾缠着,女人却心知若是再让他这样吻下去,他们肯定擦枪走火,於是双手推拒着他的X膛。

        「唔唔…放咖…嗯…不要啦…」司徒焰不为所动,继续着他的挑逗,沈若容气极,却又不敢咬他,她可没忘记上回咬他之後,被他整整「惩?!沽肆教?,酸了四天的腿才好,可是她就这麽没骨气?错!嘴不行,她还有其他部位??!

        第一招:用手。

        沈若容的手拍打着他的後背,使尽吃N的力气,叫男人快点停手??墒撬焕?,於是她改成抓的,长指甲陷进他的背脊,令他闷哼一声,原以为奏效,没想到……她的手被男人抓了起来,反剪在背後,而这狭小的空间正好没给她挣扎的地方。

        第二招:脚踢。

        她趁着他在吻她的时候,伸脚往他的---大腿踢,好吧!她是很没种没错,反正她就是不想在这里做,被人家看见她颜面何存??!可惜男人因为娇躯的扭动而欲念大炽,原本想逗逗她最後真的---擦枪走火了。

        狭小的空间本来两副身躯就很是紧密,加上她刚刚的「努力」,使得那饱满的丰盈不住在他身上摩擦,惹得他胯下的火热很没抵抗力的抬头了,硬梆梆的抵着她的腿心,有意无意的撞击着。

        「容儿…」他喑哑的嗓音在耳边回绕,女人心底直想:完蛋了!这会已经覆水难收!腿间的湿润也诚实的反应了她的心思,可是怕被窥视的想法让她不敢热情回应他,可是身子却更加敏感,J神也紧紧绷着。

        「会有…人…嗯…」她忍不住又是一声嘤咛,正因司徒焰挑情含弄着她的耳垂,双手不安分的在娇躯上点燃火苗,隔着亵裤在那柔软处按压旋转直到感觉她越形湿润,拨开湿了一块的亵裤,修长的手指蛮横的挤进甬到里,清浅的抽送着?;鹑鹊奈撬匙哦浠夯合蛳?,一手将衣襟拉开露出青色的肚兜,五指罩了上去,缓缓揉捏,舌尖舔舐着洁白的颈骨,故意地在显眼的地方印上专属他的印记。

        「他们都在看游行,不会有人过来的…你好湿了…还说不要嗯?」染着情欲的嗓音分外低沉好听,这条巷里确实很隐密,即便是有人经过,也很少人会看进来,尤其是这样的黑夜,况且以他的功力,要听到什麽声音并不困难,这妮子平常胆大包天,对什麽人都没有芥蒂,还容易以下犯上,怎麽今天倒害羞的紧?但他就爱这样的她,这样古灵J怪、倔强坚强的小女人。

        「大色魔…啊嗯…嗯…唔…」讲出前三个字时,司徒焰邪恶的往蜜壶重重一捣,留了满江春水不打紧,更可恨的是她竟然毫无顾忌的叫了出来,声音说有多媚人就多媚人,她下意识咬紧唇,脸颊嫣红、眼眸迷离的看着俊美男人,那眼神让男人眸子幽暗,薄唇覆了上去制止她自残的行为,灵活的舌尖撬开贝齿深入那甜美的小嘴,吸吮着甘甜的津Y。

        「唔嗯…唔唔…别……我…」他的手指继续在她腿间肆虐,沈若容忍不住一波一波汹涌的快感,蜜X强烈的收缩着,眼前划过白光,绚烂的让她睁不开眼,软软的摊在男人怀中,达到第一次的高潮。

        看着酡醉嫣红的小脸,司徒焰再没办法忍住欲望,将chu长释放,抵在幽X口,重重一挺,chu长没入紧窒的甬道,因为姿势的关系而无法太过深入,他深吸一口气,低哑的说:「乖容儿,把脚环住我的腰?!?br />
        她听话的照做,立刻感觉那硕大的利刃贯穿她的身子,饱满、充实,突然巷子外传来了人声,叽叽喳喳的,她吓的情欲顿时退了大半,挣扎了起来,蜜X狠狠缩了一下,令男人闷哼一声,不顾她的挣扎开始抽送起来。

        「焰…有人…不要…」人声越来越近,她慌乱无措的表情显露在脸上,男人心知小妻子绝对会翻脸---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但他已经无法停止,只好将她换了个位置,让外人只能看见身着黑衣袍的他,而在这晚夜,黑衣显得隐密许多。

        「别夹了…放松…」他用力抓捏着丰盈,试图让她放松身子,利刃开始猛烈的抽送,沈若容挣扎的意念全被他的冲撞湮没,只能低吟着。

        突然一个抽C到蜜壶底部,撞开子G口,那强烈的快感让沈若容忍俊不住的叫了出来「啊……」声音不大不小刚好给走过的人听见。

        「刚刚是不是有声音?」某甲奇怪的左顾右盼,却没发现到什麽。

        「有吗?」某乙也狐疑的四处张望,只见一只猫咪慵懒的从他们面前走过,两人恍然。

        「什麽嘛!原来是一只小猫?!鼓臣追朔籽?,继续与某乙走回去,声音渐远。

        在巷子里的夫妻正打得火热的,司徒焰那磁X的嗓音轻笑着,「小猫…嗯?」他狠狠撞击着,俯在她耳畔低哑道:「舒服吗?你这只Y荡的小猫?」

        「浑…蛋…嗯…嗯啊啊…不要了…」她本欲出口的脏话都成了呻吟,这种紧张气氛下,两人很快都濒临高朝边缘。

        「爱说谎的小猫儿…快了…」他继续奋力抽C,感觉到水X蜜Y源源不断,心知女人的变化,每每都往深处顶,让自己也濒临爆发边缘。

        「嗯…哈啊……啊…」她无法抑止的娇吟,水X猛烈收缩,男人也重重一挺,将浊白的浓Y尽数灌溉进丰沛的花床,与花Y结合……

        回府後,司徒焰被小妻子冷落了两天。采取三不政策,不说话、不理他、不跟他燕好,本来是想冷战一个礼拜的,可是第三天就被某人邪恶的下了药,然後甜蜜的滚床去了……至於那个政策则是在她意乱情迷之时被司徒焰给解除了,今年真是大吉大利的一年??!喔呵呵~~

    河北快3开奖l结果河北 www.lkyt.net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