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
  • 正文 第106章 阴阳双术斗鬼煞

    作品:《阴灵出租屋

        “阴阳之极,生天地,镇邪魔,太上君,如律令,敕!”

        燕红妆纤手一伸,玉指凌空点画,一个阴阳双鱼图符文凭空而现,然后化作一白一黑两道气体向那刺过来的长发缠绕而去。www.83kxs.com

        那一白一黑两道气体就如同两根绳索,将江落秋的长发给束缚绑住,停悬在半空之中,前进不了分毫。

        接着那长发便是冒起袅袅白烟,那一白一黑两道气体如毒蛇般顺着长发向江落秋碾压过去。

        “??!嘎!”

        这时,江落秋肚子里的婴儿头颅似乎是感觉到江落秋有危险,立即伸出一只细嫩的小手,不断的变长,对着那碾压过来的两道气体抓去。

        砰!

        那婴儿小手抓在那两道气体之上,猛的用力一捏,那两道气体瞬间被捏碎,没了这一白一黑两道气体的束缚缠绕,江落秋立即将刺出去的长发收了回来。

        哧啦!

        燕红妆一个刹车,脸色凝重的盯着江落秋肚子里的婴儿头颅,这家伙,居然能够捏碎阴阳双缚术。

        “桀桀!”

        这时,那婴儿头颅发出一阵怪笑,接着从江落秋的肚子里猛的窜出,如闪电般向燕红妆飞掠而去。

        “阳之极,乾清灵,灭妖魔,镇煞冥,太上君,如律令!”

        燕红妆下意识的凌空点画,顿时一个乳白色的屏障出现面前,接着化成一个巨大的符文。

        “阳极镇煞咒,敕!”

        燕红妆屈指一点,那乳白色符文立即白光大涨,所照之处,温度迅速拔高,房间大厅内离得江落秋稍远一些的煞气立即泯灭。

        “??!”

        在这白光的照射下,那婴儿惨叫一声,立即停了下来,用双手挡住双眼,周身白烟直冒。

        “我的孩儿!”

        江落秋见状,一双眼睛立即变得通红无比,一个跨步来到顶着白光来到婴儿面前,将那婴儿抱住,然后塞进肚皮里。

        “滚!”

        江落秋左手一挥,无数煞气蜂拥而出,带着无尽的哀嚎向燕红妆铺天盖地的袭去,所过之处,无论是椅子还是桌子,尽皆腐烂成渣。

        燕红妆秀眉一挑,长剑悬于胸前,360°旋转一圈后,念道:“阴阳交泰,阴,杀!阳,灭!”

        话落,那把长剑立即绽放出一白一黑两种光芒,围绕在剑身之上,气高一丈。

        “阴阳,斩!”

        燕红妆双手握剑,对着袭来的煞气斜空一斩,一道黑白相间的剑气立即破空而出,化作三丈气流匹练,迎上了袭来的煞气。

        砰!轰!

        只听见一声巨响,那剑气打在煞气之上,立即炸裂开来,两者溢出的能量相互厮杀,掀起阵阵大风,将周围的东西都是震飞出去,“噼里啪啦”的摔在地上,一片狼藉。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千兵万马,速上高堂,太上老君急如令,敕!”

        这时,张行天不知何时窜到了侧面,凌空点画,一道道符文在其面前浮现,毅然就是龙虎山请兵咒。

        待其话落之后,那些浮现而出的符文立即化作千军万马,带着无尽的杀气冲向江落秋。

        江落秋似有所感,右手对着张行天这边猛的一推,一个巨大的掌印立即拍了出去。

        砰砰砰?。?!

        那巨大的掌印以摧枯拉朽的气势碾压而去,那些张行天召唤而出的兵马一碰到掌印便被压碎。

        那掌印就这样直接碾压过去,直接拍在张行天的胸膛之上,只见其闷哼一声,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之上,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狂吐几口鲜血。

        而就在这时,趁江落秋分散注意力之时,燕红妆已然来到江落秋身旁,长剑一挥:“阴阳,斩!”

        话落,又是一道三丈剑光破空而出,直接削向江落秋的胸膛之上。

        江落秋反应不及,那剑光直直的打在江落秋身上。

        江落秋身上弥漫的煞气顿时破裂,而江落秋也被震得倒飞出去。

        “嘿,你的防御已经被我破了,我看你还怎么嚣张?!毖嗪熳鼻嵝σ簧?,飞身冲了过去。

        只见燕红妆飞身来到江落秋身前,长剑直刺:“阴阳,灭!”

        长剑立即带着黑白双气极速刺出,直指江落秋胸膛。

        “秋儿!”

        远处,栾安雪等人看到这一幕,立即撕心裂肺的叫着。

        看着这极速而来的剑锋,江落秋咧嘴一笑,双手猛的探出,直接空手抓住剑身。

        顿时,江落秋的一双手立即冒出阵阵白烟,就好像被烤焦了一般。

        “??!”

        江落秋吃痛的惨叫一声,一双手迅速变得枯萎起来,而燕红妆见长剑居然被抓住,立即想要拔出,谁知江落秋的力气太大,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嘎!”

        这时,江落秋肚子里的婴儿猛的窜出,趴在燕红妆的身上,张开那张大嘴便是往燕红妆的右肩咬去。

        “??!”

        燕红妆吃痛一声,右肩被咬得直流血,一股阴煞之气从伤口处窜进燕红妆的体内,燕红妆只觉得体内一阵阴冷,五脏六腑就好像被虫子咬一样,极其难受。

        阴煞之气入体,必死无疑!

        “师妹!”

        远处的张行天听见燕红妆惨叫,立即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忍受身上的疼痛,向燕红妆跑了过去,要是燕红妆出事,可就大条了。

        “死!”

        这时,江落秋松开长剑,然后一掌拍在燕红妆的胸膛之上,直接把燕红妆拍飞,而那婴儿又重新窜入江落秋的肚子之中。

        “大胆妖孽,我杀了你!”

        看到燕红妆摔在地上,脸色苍白,全身上下都冒着黑红色的亮光,张行天知道阴煞之气已经进入了燕红妆体内,顿时怒火中烧,一掌拍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噗!”

        张行天猛的向前喷出一股鲜血,接着手迅速接住,以自己的心头之血,凌空作画:“天地玄宗,敕鬼灭形,万气之根,四灵天灯,六甲六丁”

        “省省吧!”

        就在张行天画到一半之时,一道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其身旁,一手抓住张行天正在凌空点画的手。

        来者一袭白衣长衫,背着一把用布条包裹住的长剑,身姿提拔,正是蓝风。

        蓝风为了不让张行天认出太清玉灵剑,特地找了一块窗帘布将太清玉灵剑包住这才出来。

        (本章完)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