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
  • 正文 第361章 我不坐人骨椅

    作品:《魅色撩人

        贾羽说别怕。有鬼婆婆在场呢。

        雅芬说是的。只要有鬼婆婆,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贾羽说是啊,鬼婆婆道法深厚。只见鬼婆婆哈哈一笑,说“哈哈原来是一个索财鬼。要走过你管辖这条罪恶累累的白骨道,不知要花费多少买路钱”

        鬼魅背影说“我索财鬼这里,是第一关,不贵,一千灵币即可;下面还有索银关、索金关、索房田地契关,最后一道是索命关要想过这些关口,就得多花银子钞票打点。不然,要走出这条千年历练的白骨通道,难啊”

        鬼婆婆“呸”了一声,说“要钱,白纸一张;要命却有一条我鬼婆婆倒是要领教领教这恶贯满盈的白骨关让路”

        鬼婆婆说着架起飘雨拐杖,先是摆了个洒脱自如的“仙婆望月”,然后提起梧桐飘雨拐,朝白骨通道冲杀而去。

        那索财鬼见鬼婆婆不买帐,要强行冲关,怒不可揭。他哇呀几声怪叫,应对梧桐飘雨拐杖,倒是亮出一邪招。只见他抄起手里的婴孩腿骨算盘,耍弄一套“童骨算盘功”,向鬼婆婆迎了上去。

        鬼婆婆见状,在接近索财鬼身边时,以迅雷不掩耳的速度,用飘雨拐杖尖,在接触童骨算盘的珠子间,很快拨算出一个“一减一”的算式。

        那算盘得此算式,顿时散了骨头架,珠子、穿骨支架散落一地。

        索财鬼愕然鬼婆婆是如何知晓“童骨算盘功”要害机关且有这般神机妙算

        鬼婆婆收住脚步。冷冷一笑,颔首不露颜面,道“小财迷,你这点妖术,还能蒙得过你鬼婆婆的眼睛识相的,就让道,免得吃梧桐飘雨拐杖的苦头”

        原来刚才拨一加一减法,是鬼婆婆从师父伯仲仙秘传的一部江湖玄学鬼怪神学解密大全一书中学习所得。

        这部线装书,存世仅有一部。鬼婆婆学艺时,曾从师父那里借来读过以一些日子,没想到应对奇门怪招时倒用上了。7k7k001.com后来伯仲仙出门云游,这部解密玄学大全,就再无踪??裳?。

        一减一,解释很简单,就是一切归零所以算盘要马上解体。

        这是化解妖术的密码。

        索财鬼没有得到好处,哪里肯放鬼婆婆过路。他丢掉散了骨架的鬼算盘,徒手舞起“鬼狒狒”拳,与鬼婆婆在白骨通道打斗起来。

        索财鬼的鬼狒狒拳是他的看家本领。一招一式,很有章法。

        别看索财鬼骨骼精瘦,耍弄起狒狒拳倒是有点看头。左右抓挠,摘果攀附等原始套路,都派上用场。不过,等索财鬼转身,与鬼婆婆面对面,鬼婆婆透过斗篷露出的空隙,看到眼前的索财鬼竟然也是一个无脸鬼。

        看样子,这都是痩驼子的罪恶手笔。

        鬼婆婆话无多言,只迎着索财鬼的着数上。索财鬼碰见鬼婆婆这样的高手,算是倒霉功力显然差多了。

        起先,鬼婆婆只是避让着索财鬼,运用轻功跳跃,与索财鬼玩起躲猫猫。这是鬼婆婆的躲猫猫游戏功夫。其实,效果就是闹着好玩。

        鬼婆婆平时很有顽童的心态。喜欢幽默。所以用此招逗一逗小鬼神魔,还是绰绰有余的。

        索财鬼被鬼婆婆的躲猫猫功弄得晕头转向。根本沾不到鬼婆婆的边。而且时不时地被鬼婆婆的飘雨拐杖头,点一下额头,挠一下胳肢窝、敲一下屁股,戳一下腰眼。

        索财鬼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后连逃都弄不清楚方向

        即使鬼婆婆闹着玩,那索财鬼也经受不了。他太瘦鬼婆婆的飘雨拐杖每点一下,都直接戳在骨头的穴道上。又疼、又酸、又麻、又难受

        折腾够了,鬼婆婆的飘雨拐杖稍微加了点力,“啪”扣在索财鬼的百会穴上,索财鬼应声瘫倒在地,身体散了架,爬在地面不动了。

        鬼婆婆上前,用拐杖拨弄了一下索财鬼,说“鬼小子,还要买路钱吗把手伸出来呀,我给你”

        索财鬼呜咽着说“老老人家,饶了我一条狗命吧我有眼不识泰山,多多有得罪。你你老走吧,我哪里还敢要你的钱哪”

        “量你也没有这个狗胆听着,下回再敢到这里作乱,收昧心钱,非把你打回恶鬼道,永不得超生”

        鬼婆婆说着,用飘雨拐杖又加了点力,戳了一下索财鬼的腰眼。索财鬼立刻疼得“妈呀”一声惨叫鬼婆婆料定,这一回索财鬼不卧床两年,是恢复不了身体的。

        活该鬼婆婆想起那些婴孩的头骨,就把对痩驼子的气愤,全部发泄在索财鬼的身上。不是看在索财鬼无脸的份上,今天可是要他粉身碎骨的

        鬼婆婆朝索财鬼“呸”一声,便收拾好飘雨拐杖,往白骨通道深处走去。越往前走,洞内直径空间越大。最后宽敞得能容纳进一幢六层楼房的空间。

        墓道里阴气弥漫,怪音出没。不时有鬼蝙蝠凄厉鬼叫着从鬼婆婆身边飞过。这种恐怖的地方,只有鬼来鬼往,妖孽出没,人是不可以贸然进去的。

        忽然,有一阵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女人声音,从前面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鬼婆婆料定,前面一定又是关口?;蛐砭褪撬鞑乒硭档氖裁础敖鹧揭钡氖辗蚜膊拼?。

        果然,没再走多远,一团白雾渐渐散开,前面出现一座白骨搭建的亭台楼阁。

        鬼婆婆走近细看,楼阁结构甚是诡异。每一根白森森的骨头,被巧妙地嫁接起来,搭建起一座规模不小的三层古里古怪的恐怖人骨楼。

        人骨楼。鬼婆婆只是偶然有所闻,但没有真正见到过。今天见着了,那阴惨惨的气势,真是令鬼也触目惊心

        再往近处仔细浏览,一条条白骨胳膊、腿骨、肋骨、还有骷髅头,层层重叠,粘合在一起。百森森、阴惨惨立在你的面前,那种感觉,不是每一个活人能承受得了的就连鬼婆婆,也感到心里一颤

        很奇怪,整个一座楼,没有见一个尤物。只听那缥缈的女人抽泣声,阴阳怪气地从楼阁间一阵阵飘过来。

        鬼婆婆本就是灵体,所以不怕这些??擅娑匝矍暗那榫?,她还是显得有些小心翼翼。她踩着白骨梯子,试探着一步一步上楼去。刚上到二楼,对面的那扇挂着两颗骷髅头的白骨门,咯吱一声自动打开了

        一个身着古代宫女水红裙装的女子,挽着美丽的发髻,手持一盏宫灯,静静垂立在门边。

        “鬼婆婆,里面请”女子和颜悦色地说。

        鬼婆婆诧异。此女子究竟是人还是鬼鬼界可是忌讳穿带颜色的鲜艳服饰的。

        鬼婆婆一脸狐疑,走了进去。女子提着宫灯在前面引路。拐过两间堂屋,绕过一道回廊,来到一间布置雅致的大厅。

        女子将鬼婆婆引至厅堂,把宫灯挂在灯架上,面露微笑,给鬼婆婆让座。座椅是婴孩白骨制作的。鬼婆婆见了,说“我不坐人骨椅?!?br />
        女子会意,抿嘴笑了,向里屋招呼,说“紫银,把桂缘香木椅子给鬼婆婆搬上来?!彼孀排踊耙?,从里屋又走出一个身穿银色旗袍装的女子。

        紫银搬着桂缘香木椅,娉婷扭捏着杨柳细腰,雾一样轻柔地走了出来。

        紫银走到鬼婆婆面前,施了个古典礼仪,微笑着,说“鬼婆婆,您老人家请坐?!弊弦炎伟才旁诠砥牌诺纳硐?。

        鬼婆婆虽然没有现脸面,但是凭感觉和眼睛的余光,已经明显看出两女子身上的妖孽鬼气。只是她们因何违背妖孽鬼界约束,身穿有颜色的裙装,这还是个难解的谜团。

        鬼婆婆说“你们为何违背鬼界天条,穿带颜色的衣服”

        雅芬听到这里,又把贾羽往紧处搂抱了一下,说越来越紧张了。这两个妖怪,不会把鬼婆婆怎么样吧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8-12-29